Thanatos

APH菊厨英厨枢轴厨岛国领|博爱无节操无洁癖本命随便拆逆|攻控攻本命,爱他就要让他攻!
双部党,喻王党,楼台蔺苏常刷2333333
菊家战国史和幕末超喜欢啦可惜没什么同好……Koei好好好,信野大法好~信长公本命,战国三信心头好,刑部初恋。
无论在哪都是本命冷门的通吃博爱,吉三也许是唯一很洁癖的了……

【全职】【砳林砳】砳哥

一路春白:

※CP没打错字


※一发完【这种CP不一发完你还想写长篇吗


※ @元宵   @Mööö! 应小伙伴的点文【都是小伙伴的错跟我没关系


※想想自己居然真的写了这CP不禁吓得坐在地上


※附一张写作过程中一直反复欣赏的砳哥图


※我又拿下一个LOFTER的TAG首杀哈哈哈哈哈【【【


================


 


01


霸图在韩文清不发威的日常里一般来说还算是比较热闹的,在每个休息日俱乐部工作人员把粉丝的礼物和来信送到每位选手的房间里时就更热闹了。


“张大神,这你的!”收发室的大叔乐呵呵地搬了两个纸壳箱过来,吓得张佳乐一愣一愣的。


“这礼拜这么多???”


“看着多,其实不重!”大叔给搁在房间地板上了,“都拆开检查过了,是青奥会的那个吉祥物的玩偶什么的,你上礼拜不是收到过一个嘛!砳砳!哎呀真是帮忙认汉字……”


张佳乐捂脸:“谢谢。”听得身后林敬言小声的“噗哧”一声,气急败坏地朝背后比了个中指。


大叔还在继续往他们房里搬纸箱子:“真是这礼拜收发室都要被砳砳淹没了,你一堆,张副一堆,说什么石不转,也要送砳砳,连韩队都收到一箱砳砳钱包,哎哟,当然最多的还是你们屋啦,老林!”


“哈?”


“这三箱半都是你的!”


“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张佳乐拍桌大笑。


“这可都是你家乡粉丝寄来的欸!今晚上你可以把他们铺在床上睡了。”


“哦………………”林敬言扶了扶眼睛,从箱子里抽出来一只,不知道是捏到玩偶胳膊上哪个开关,咧着嘴的绒布偶突然唱起歌来了,声音粗犷绵远。


“有一个流氓!他有一点猥琐!他又有一点端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上辈子没笑过啊?”


“有一个流氓!他有一点强硬!其实他又很善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别从椅子上摔下来了!”


“啊~~~~~约吗?啊~~~~约吗?啊~~~~~~~~~~~~~~约吗林大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林敬言什么都不想说。


 


02


林敬言觉得都是上午收到礼物的场面太震撼的错,他好好的一个世界观,眼睛一闭一睁,就变成儿童科幻文学作品了。


他对眼前等身七彩的砳砳笑了一下:“我午睡还没醒呢,我回去再歇歇。”


“我被塞在纸箱子里远道而来,你就这么待客。”砳砳神奇地用没有手指的手牢牢地抓住了林敬言的手腕子,“不用歇了,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不满足了我,歇了也醒不过来。”


“…………”妈妈呀这是什么普累啊我年纪大了经不起这么折腾啊。林敬言擦擦额角的汗:“您老要点儿啥?”


“别整这么客气,叫我砳哥就好了。”


“砳……”叫不出口。


“不然叫我爸爸也行。”


“啊哈哈,砳哥真会开玩笑。”


砳哥跟弯腰似的点点头:“陪我出去走走吧。”


“喳。”林敬言一头冷汗地就被砳哥拉走了,奇妙地从房间门里一跨就跨到了大街上。林敬言左右一瞧,心说这大街怎么看着这么生疏又这么眼熟。


嘿,这不是N市的大街吗?!


“你也离开N市两年了,我让你找找回家的感觉。”砳哥一挥手说。


我放假又不是没回去过……


“你对砳哥的安排有什么异议吗?”


“没有!没有!半点儿没有!”林敬言严肃地说,“砳哥接下来想去哪儿?是听听小曲?还是吃吃鸭子?”


砳哥深沉地思考了一会儿:“鸭子就不吃了,我想起来,我嘴合不拢。”


“……”


“N市你比我熟,运动的场馆我就比你熟了。这样,我带你去转转吧。”砳哥迈开一双跟他的身子相比十分纤细的双腿在前面走着,一步迈开不知怎么的俩人就到五台山体育馆了。林敬言想这地儿你还真不一定比我熟,我二赛季出道到现在打了九年比赛了,有七年这里是主场来着,砳哥跟听到了他心里的吐槽似的,扭过身来:“挺怀念的吧?”


怀念是挺怀念的,但是跟个吉祥物在这儿伤春悲秋的怎么感觉这么跌份……林敬言心里琢磨一下,比较保守地点点头:“有点。”


“嘿!还‘有点’!小姑娘兮兮的。”砳哥夸张地张开了双臂,配着他浑圆的大眼睛自有一股奏黄钟歌大吕般沁人心脾的高妙和谐,“就这儿,有场团队赛,绝地反击,记得吗?你是那场的MVP。”


这可是忘不了的。林敬言摸摸鼻子,有点不好意思:“你怎么知道?”


“都你粉丝说的,把我寄来之前对着我唠了好久,追忆你的光荣历史。”砳哥说,也想摸摸鼻子,遗憾地发现自己没有鼻子,“我其实对你们这个电子竞技也不太懂,只知道都是竞技运动,也要正规训练,要比赛拿冠军。你拿到冠军了吗?”


林敬言弯起嘴角来笑一笑:“还没呢。”


“别说没,去拼过的都是冠军。”他俩往前走,背景跟幻灯片似的一步一换,从五台山到龙江体育馆,从龙江到奥体中心,说话的间隙停在体操馆里,砳哥邪魅一笑:“凡事皆有可能,我还能在鞍马上来一套李宁交叉呢信不信?”


林敬言看了一眼砳哥的短腿,为了鼓励乐观向上的吉祥物,一咬牙,一跺脚:“信!”


“嘿嘿!看着哈!”砳哥神采飞扬地朝鞍马跑过去,“啪唧”一声摔半道上了。


“没事儿吧?”林敬言为了忍住这声“哈哈哈”也是用尽生命的力量了。


 


03


一人一砳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大夏天的树荫下也不够凉快,林敬言出来时还莫名其妙地穿着外套,这会儿也脱了拿在手上了。


“砳哥你热不热?”


“心静自然凉。”砳哥很有风范地回答说。


林敬言乐得不行地想这吉祥物的心到底长在哪里,拍拍砳哥的溜肩:“你这身子里面到底是啥?”


砳哥用看弱智的眼神看了林敬言一眼:“棉花啊。”


“哈哈,是吧,我就说果然没长小脑呢。”


“……”失策!当真是不能小看了这老猥琐流,刷起垃圾话来也是一等一的。砳哥当即努力装出了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恐吓:“怎么说话呢?还想不想回地球了?!”


“想!想!哎哟砳哥您消消气!”林敬言笑眯眯地搭腔,“小的给您赔礼道歉还不成吗?”


五彩缤纷的吉祥物恨自己不能眯起眼睛来装高深莫测,往椅背上一靠,奋力地翘起了二郎腿:“林队长啊,你真是个好人。”


“我现在可不是队长啦!”林敬言也靠在椅背上,“还有老给我发卡有什么意思?”


“不是给你发卡,你真是个好人。大家都是好人,你是其中一个。像你们这种认真地活着,认真地与人相处,认真地往前面走的,都是顶好的人。我诞生在这个世界上,就是为了给你们这样顶好的人加油鼓劲的,吉祥物嘛,嘿嘿,我吉祥吗?”


“吉祥!”林敬言起身朝他福了福身,“砳哥吉祥!”


“赏了!”砳哥一挥手,“你要能亲我一口我再多赏点儿。”


“行!您说!亲哪儿?”


“唔,脖子吧。”


“……where?”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砳哥自己先拍着椅子大笑起来。


“…………………………砳哥你到底来干嘛的?”林敬言摇头。


砳哥抹了抹大眼睛里笑出来的眼泪,好不容易喘匀气:“没别的事,我就来帮你的粉丝带句话给你,带完我就回去了,肉身留给你作纪念。”


“啥话?您说。”


“万事如意,一路顺风。”


七年的呼啸队长,我们都给你记着呢。


以后的荣耀之路,我们还在这儿看着呢。


 


04


林敬言把眼睛睁开,还在自己霸图的宿舍里,一个午觉睡到晚饭点,夕阳血红的颜色染在墙壁和天花板上,又是一个看起来特别悲壮的傍晚了。


他呆坐了一会儿,午睡太久了人有点恍惚,眼睛里涩涩的。他一转头,粉丝送他的会唱歌的砳哥好好的坐在他床头,笑成那副样子,让人一看就忍不住想乐。


林敬言微笑起来,伸手把砳哥的肉身拿起来,叫了一声:“砳哥。”


正开门进来的张佳乐一瞬间就呆了,掏出手机来迅捷地拨了个电话:“大孙大孙,我跟你讲!老林终于叫我哥了诶!!!!”




END






评论
热度 ( 766 )
  1. Thanatos一路春白 转载了此文字

© Thanato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