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atos

APH菊厨英厨枢轴厨岛国领|博爱无节操无洁癖本命随便拆逆|攻控攻本命,爱他就要让他攻!
双部党,喻王党,楼台蔺苏常刷2333333
菊家战国史和幕末超喜欢啦可惜没什么同好……Koei好好好,信野大法好~信长公本命,战国三信心头好,刑部初恋。
无论在哪都是本命冷门的通吃博爱,吉三也许是唯一很洁癖的了……

大概是一个由古典乐交织而成的逝去的曾经

 刷了一天的屏,发现我和你的回忆几乎全是浸泡在古典音乐里的。短暂的春天,有你和各路CD相伴,一切都是那么美好,朋友们常说,我那段时间整个人都像在发光似的。
 也许我是中了柏拉图的邪,在我还不认识你的时候,第一眼在物理课上透过人群看见你,我就觉得你一定是这个时代在这个学校里为数不多的与我一样喜欢着古典乐的人。后来来年开春,我认识了你,你还真就是个喜欢古典乐的人啊。
 我分享了一份卡爷的霍尔斯特行星组曲在朋友圈,我说自己比较偏爱火星木星与土星,不过一直不造为什么没有冥王星,难道是霍尔斯特早就预知了冥王星不是行星?你说你特地去查了资料,原因是霍尔斯特作曲时还没有发现冥王星。我竟从不知道这件事,我说大神真是膜拜你啊。
 你问我要肯普夫61年东京现场版贝奏的录音,我说你来拷吧,你说你U盘只有4G,我说那好吧我把我32G的给你吧,你什么时候来拿?你说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拜见您呢[Whimper]我心笑你居然也是个会卖萌的人,我说中午见吧,U盘里有别的,阿劳的李斯特超技我很喜欢,你可以听听。你后来和我说写数分时听超技真是思路多多啊。
 我说高二的时候我疯狂地练李斯特的超技,我闭关了俩月说我在练一首富有感情的《梁祝》,后来我胳膊上都快出肌肉来了。所以我手劲大呗,去拔河的时候别人都说我瘦,我直接掰手腕掰遍了我们那边几乎所有比我壮的人。你说果然乐圣一脉都很疯狂😂
 不知道为什么我们自然而然地从一开始,一说起话来情不自禁地都会带上😂这个表情,无论说什么都是这样,每句话都要加上一个😂,我发现直到我写下这篇回忆录的现在这个习惯也没改掉。
 我问你会乐器么,你说这是你这辈子最大的伤痛。我说我会弹棉花,你说你好过分啊你明明是拉小提琴的为什么说自己弹棉花,我说我说了我会弹棉花又没说我不会拉小提琴啊,其实我是弹钢琴的啦小提琴是后来学的,你一副夸张的样子说请接受小人的膜拜😱
 我说我绝大部分CD都在家里的,来学校这破地方寝室就这鬼条件东西放不下,只好把各种CD在家弄成电子版导入到电脑放网盘里,身边就有几张。前些天刚搞了一个托斯卡尼尼作品全集的大包子花了200刀放网盘里。你说天哪,你都开始花刀了!这境界!😱
 你说上网找遍了也没找到我那张独特的梅纽因与富特的门E,我说要么我给你CD吧,当时周六,晚上十点多,我说我正好要出去喝咖啡,顺道给你。其实我本来只想说去东门的咖啡厅喝咖啡路过你宿舍楼下顺带给你的,谁知你居然说,那好,你去咖啡厅等着我吧,我等会就去。
 结果你居然到的比我还早,你要了一杯拿铁,我要了一杯曼特宁。我给了你门E的CD。回去后因为咖啡的作用我们一直聊古典乐聊倒很晚,你说这张CD读不出信息,你告诉我因为你是处女座强迫症所以你导入每张CD都要完整的信息的封面插图,唯独这张没有。你问我后面多出来的曲子是什么,我说是门D小调钢协第二号呀,我特别喜欢这首,我有一张自己很宝贝的CD就是这曲呢。
 我问你可否有喜欢的作曲家,你说你还在入门的泛听阶段。你说你有套里赫特的巴赫的十二平均律,我说里赫特啊,我很喜欢他,私心觉得他弹啥都蛮好听的。巴赫是古典乐的集大成者,十二平均律应该是他最大的贡献了。平均律就像是电脑的操作系统。没有这个系统,后面的作曲家就没有用武之地。我问你是否有倾向的指挥,你说卡拉扬吧,我说我刚听时也是听他多,你说对啊放眼望去网上搜出来都是他。我和你说其实我喜欢富特文格勒多些,卡爷是个冷峻理性专制如皇帝般的指挥,而富特却是感性的平易近人的。富特才华横溢,他的贝九难以超越,可惜被纳粹迫害去世太早,他就成了卡爷永远的心事。
 然后莫名奇妙地我就给你讲起了切利和富特和卡爷的爱恨纠葛,从切利反对录制唱片又聊到切大嘴的狂言录,不知不觉聊到三点多我都睡着了。你说在我面前已经习惯无知了,你喊我老师,我说快别这样我当不起啊。
 你说你寝室都是一群刷题狂都不懂欣赏古典乐,我说我寝室也没个能交流古典乐的。我说我第一张CD是卡爷与穆特的维瓦尔第《四季》,你说你在寝室一放《春》你室友就哭喊着求你别放了,因为这是他高中上课铃。我说这年头喜欢古典乐的同龄人太少,能认识你真好。
 我随手分享了德彪西的牧神午后的视频给你,我说这首牧神午后前奏曲是我很喜欢的曲子。我能找到的视频有三个版本吧……我不太喜欢卡爷的,觉得他指挥这首曲子快的像赶集似的,少了点梦幻的意味。斯托科夫斯基和伯恩斯坦的我就比较喜欢,呐,三个都发你,你可以每个都听听看啦。你惊恐地说道不行!我这个月没流量了!😱忍住!一定要忍住!剁手!不要点开!😱老师你且容我一个礼拜!😱
 我说去年12月的斯特拉文斯基艺术节我去了,捷杰耶夫指挥的,一整首火鸟和春之声,领略姐夫的大师风采感觉甚好。你问为啥叫姐夫?我说因为字太多懒得打就叫姐夫了呗。你说你去年都在忙着学习了都没去听😭你说你买票习惯性买两张,但总是找不到人一起,不如下次找我一起好了。我说好啊,当然很乐意,以后有好的音乐会也一起去吧。
 大一下学期理科实验班的课很忙,我连每天拉琴的时间都是赶着实验课下课挤出来的。寝室就那么点地那么多人没条件只能上外面练琴,春天的北京风很大,琴谱常常被刮乱,于是我便练就了以最快速度最高效率背谱拉一首曲子的本领。我和你吐槽说没办法,没条件,没谱架,我过去也是坐在明亮堂皇的屋子里弹琴的人,如今沦落到这地步,但我不是受不起,我死要面子活受罪,觉得自己拉的烂不想扰民就出来练,你看现在我不是背谱越来越快了么。你说,我去给你当谱架子?😂我说我的妈呀千万不要你会被我锯木头的声音吓死掉的😱你说这算什么,代数面前我都活下来了😂
 五一放假的前一天我说我买了一堆包子在路上,你说你要走了忍不住回来拿包子怎么办,我说没事就去一两天回来一起听呗。那天我说有张DG巴伦博伊姆的门德尔松无词歌,问要不要我给你,我们不约而同地走向了咖啡厅坐在了上次同样的位置。你要了一杯拿铁,我要了一杯曼特宁。我将无词歌给你,结果你却不小心把这盘CD掉到地上摔烂了壳子,于是你说就放在你那里吧,等你回头给它换个新的CD壳子。
 后来不知道咋了我们好像就养成了一个每次一交换CD听就去咖啡厅的习惯。而我也因为嫌寝室太小CD太多就干脆于是将所有的CD都导入在电脑里然后给你,全部放在你那里----谁让我东西多你东西少空地大呢----这样每次导入完听完我们就可以共同交流感想了。
 我说曾经一度听马勒要听出抑郁症来了。要说所有指挥演绎其他曲子都大同小异的话,马勒倒还真是什么样的都有,所以大家也是争执不一。大抵同他个人经历有关吧,马勒那种揪心至死的感觉……跟坐过山车似的,难以形容。你说珍爱生命远离马勒😂我说大晚上的人心情抑郁时别听马勒啊。
 我说我喜欢肯普夫,尤为喜爱他演奏贝多芬的暴风雨,尽管他的舒伯特似乎被公认弹的更好些。我说我喜欢他弹琴时气定神闲的样子。没有多余的动作和夸张的手势,他演奏时甚至连琴键也不太看的。我对比了很多人不同的暴风雨的版本,听了很多遍,只有他让我觉得最打动人心。他的演绎几乎只要听到前几个音符,我就知道是他了。你看了说,果然得有心境成熟到一定境界的积淀啊。你说看视频里坐在台下的人都要落泪了吧。
 那天我们几乎聊到凌晨四点多,不知不觉又说起了舒曼与克拉拉还有勃拉姆斯的儿女情长,聊到舒曼,我说以前弹过舒曼童年情景的套曲,你说从古典音乐百科里也收了舒曼的作品。正说着你打算发专辑封面给我,结果昏昏欲睡的我点开微信却发现困到晕的你不小心发了自己的证件照给我,我直接在寝室里笑成了傻逼还怕吵醒室友于是拼命捂着嘴肚子都抽搐了。
 现在想起来,都是忍俊不禁的。
 五一你回来后我们居然坐在了图书馆挨着的两张桌子边,你看你的数学分析,我看我的无机化学。看着看着我就忍不住拿出iPad来膜拜一会儿梅纽因的视频,然后分享到了朋友圈开始刷屏,你居然回复了我说道你最开始听的是海菲兹的。我说我真是学烦了,不想学了,忍不住听梅纽因的门E了。你说知道啊,刚刚走过去看到了,你说你也在听海菲兹的门E。你把电脑截屏给我看,你找了好多不同版本的来听,我说你这么喜欢门E啊?你说,不是老师你大爱的吗,我就找来细听呀。
 那一刻我还真的蛮高兴的,不过我们就坐相邻的两张桌子为啥还要发微信聊天?
 那天我带了内田光子莫扎特钢奏全集的大包子和巴伦博伊姆的贝钢奏全集视频DVD打算给你来着,结果图书馆还没闭馆你就先走了。我当时一整天没吃饭,我说我先去咖啡厅坐会啦,这次换了一家,去了你推荐的离你宿舍楼比较近的南门的那家。本来打算喝完到你宿舍楼下顺带给你的,我坐在那里点了份意大利面和一杯哥伦比亚咖啡,我想着不知道你会不会来,趁着你来之前我先吃完好了,我最讨厌别人一直在我吃东西时盯着我看了。结果等啊等啊,面没来,然后你真来了,面也来了,我当时真快哭出来了。
 你又要了一杯拿铁。我将CD给你,一边将意大利面搅来搅去。我说内田光子跟阿格里奇一个小巫婆一个老巫婆,风格却天差地别。内田光子的莫扎特轻巧灵动,阿格里奇魔女嘛还是适合疯狂点有力量感的拉赫什么的……我将面又搅了搅,勉为其难地叉起一块金枪鱼肉送入口中又说起自己童年弹莫扎特的经历,我说莫扎特算是我初恋了,我3岁时家里买了电子琴,里面有存100首曲子可以播放,当时随机播放到了土耳其进行曲,我一听就忍不住跳舞。我表哥叫我记住这作家叫莫扎特,我老记成黑鲁扎我也不知道咋回事,大概是黑加仑吃多了?
 你说你听过莫扎特双钢协的一首,交响情人梦里的。我把面又搅了搅,说到贝多芬,我说莫扎特是我初恋,李斯特是我男神,贝多芬是我永恒的归宿啊。你说这面是不合你胃口吗?我说没事,就是这面里有青椒我不爱吃……接着我们不聊古典乐了,开始聊青椒。你说高三时你青椒吃伤了曾一度对青椒过敏吃了就拉肚子,我说我从小到大食物沾到青椒味我就不想吃,夹在赛百味三明治里我还能接受。你看我又搅了搅面,你说要是你晚上还想熬夜听CD的话就得多吃点,我说我不饿……你说要是实在不想吃我们走吧,我说好啊。回去的那段路上我问你为什么总喝拿铁呢?你说你对咖啡也是刚入门,了解的还不多,也就知道拿铁,要学习的还很多。我说你还真是个典型的处女座强迫症,那我们下次喝点别的吧。你将我送到宿舍楼下,和你告别后晚上我们又开始微信夜聊古典乐。我记得当时自己又在听肯普夫的暴风雨,我发了好几个其他人演奏的同一乐章的视频给你,我说我听过这么多人的就觉得肯普夫的最动人。我喜欢土豆上那个播主对他的评价,他的目光好似在海边远眺,目光追随着飞翔的海鸥似的……你说大概是因为你没学过乐器不能完全体会那种感觉,但是心境是听得出来的。后来又说到了皇帝钢协,你问我之前分享的那张皇帝钢协为什么找不到了,我问谁弹的?你说吉列尔斯,我说是封面是螺丝钉的那个吗?你说是,我找出来发给你说我定期删除了。你问为什么定期删?我说这样方便气死那些每次我一发资源就在下面跪求跪求装逼用古典乐标榜自己的人,而真的喜欢的小伙伴肯定见了就会秒存了呀。
 具体我也记不得那晚都和你说了些啥了,我就记得我饿了一宿。饿到后来你睡着了,我正好玩微信写到了朋友的点名,说出3条怪癖。当时饿极的我第一条果断写上了"讨厌吃东西时被别人盯着,宁愿不吃了。或者说更讨厌我点了东西吃而对方没有于是就一直盯着我看。"配图就是那张皇帝钢协的封面。
 隔天你睡到中午十二点才醒来,第一句话就是对我说"原来如此,下次我也点东西吃😂"。
 我说我高三时天天听着剃须刀弹的黎明第一乐章醒来,感觉好极了,你问我剃须刀是谁?我说就是吉列尔斯,你笑了半天。我问你拿贝五做闹铃你觉得怎样?你说会被舍友打死吧早上要被吓醒了,晨,贝五响,猝然惊起,头创于柜,不治😂
 你说你想买套刮胡刀的贝奏,我笑说你居然叫他刮胡刀,我妈上次听我讲到剃须刀也问我剃须刀是谁来着。你说真不知道你母上听你给大师这么取外号什么感想,我说不是我取的啊,古吧很多人这么叫啊。你惊讶道天哪,难倒是我一直把古典乐想的太严肃了么?我说哪有你想的那么严肃,谁让他们名字那么长,懒得打字,姐夫姨母伯母岳父母大嘴大厨啥的,都这么叫的。
 后来上英语课的时候我们在同一个班,隔着一个座位又开始发微信,我看得见你苹果本上的亚马逊页面。你说你打算买好几个不同版本的皇帝钢协,再买几张别的CD要凑300,我说为啥凑300?你说亚马逊活动啊凑300减100,我说从没用过亚马逊……你问布伦德尔的贝奏你怎么看?我说如果有他的全套我很乐意收藏,他的月光弹的不错,你说下单下单果断下单。你说还能买点什么呢?我说鲁宾斯坦的肖邦全集怎样?你找了张CD封面给我,我说诶这个是引进版的呀,我倒是喜欢原版多些,但是那天看了价钱我就心疼了,于是我自己去刻了全套,可惜刻的没封面啊。你说要么我们自己做封面呗?你说还差一些钱,买点什么好?我问你听歌剧么,要么买歌剧?你问买谁的呢?你截了张屏给我,我一眼就看到了多明戈的图兰朵。我说多明戈呀!多明戈!!!删删减减,还剩一点钱满300,你说要么我给你买套贝钢奏的谱子当生日礼物给你补上?我说你觉得我弹琴这么多年会没有那玩意?后来搜啊搜啊,居然看到了一张由我几乎算是最喜欢的两个人合奏的一张CD,那张红色封面DG的,肯普夫与梅纽因合奏的,贝多芬的小提琴奏鸣曲"春天"。我说这张,这张我一直好想要啊就是没买到,我只有一张帕尔曼与阿什肯纳齐的春天。你说好的,你看到它还有一张蓝色封面的同系列的另一张,克鲁采。我说这张也很棒啊……你说干脆两张都买下来吧,本来就是一对双生子。我说这样钱该超了吧?结果你把那张阿巴多与波利尼的皇帝钢协给删了。
 最后删删减减增增补补凑了300就是没有一张是你最开始打算买的皇帝钢协。我无奈笑了笑说,郑板桥有言,意在笔先者定则也,趣在法外者化机也啊。然后我随手就马上打开了淘宝下单了一张阿巴多与波利尼DG的皇帝钢协。
 结果那天晚上生物实验的时候我在实验室里,外面似乎下雨了。我发微信问你下雨了么?你说是啊,没带伞?我说啊我第一反应是今天不能去拉琴了都忘了我没带伞了,我这人怕麻烦没带伞的习惯😂你说果然这就是老师和我境界的差距呀😂我想大概你是想给我送伞吧,不过很快雨也就停了,我便继续出去拉琴了。
 深夜好像你心情不怎么好,突然间给我发来这样一条消息,说,不想学习,不想写作业,要是能就这样一直静心听音乐该有多好。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便回复道,现在努力学习是为了以后可以在宽敞明亮的房间里听黑胶啊。你笑着表示赞同,我想起了今天自己分享了小泽征尔的柴六悲怆,我说人心情抑郁的时候别听老柴,会心塞致死睡不着的,不如听听李斯特的超技吧?你说听了超技要更兴奋地睡不着了吧😂我说那给你推荐一首大俗吧,柔和的,卡爷的柏辽兹幻交,听了可别睡着了。你说怎么可能会睡着?
 那张春天到了,你说你喜欢的话我就先给你吧,你来我寝室楼下拿好了。我说好啊,不过我手机没电了,只有iPad能用Wifi,出了教学楼就没Wifi了,你十分钟以后下楼来吧。然后我到你楼下等你,你下来了,给了我一盘全新未拆的红色封面的肯普夫与梅纽因的春天。我一瞬间惊讶于你自己还没有拆就给了我,道了声谢就马上走了。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是我小伙伴的生日。也许因为月黑风高你没有看见我当时惊喜的表情,那时的我像听了莫扎特K330一样蹦蹦跳跳地捧着那盘CD跳到了操场上绕操场跑了一圈才兴冲冲地回到寝室,一直在笑,笑到面部神经都要瘫痪了。
 回到寝室给手机充上电就看到你发来的消息,你喜欢吗?喜欢呀,太喜欢了,谢谢你,我回复道。是吗,那就好😌你回复了一个心满意足的表情。那时正值五月初,暮春时节,心情也好像这春天奏鸣曲般充满活力似的。
 我喜欢小泽征尔,打算安利给你。趁着你午睡时我微信发了他的蓝色狂想曲给你,我说小泽征尔也是我很喜欢的指挥,每次看他指挥都情不自禁想跳舞了。好喜欢看他的指挥啊。等你醒了,你说看他指挥觉得好累啊……我有点不爽地想难道我安利没卖出去?突然你笑了,说微信的翻译功能真是高大上,哈哈哈哈你看这个微信新更新的翻译功能笑死我了😂😂😂😂😂我说什么啊?只见你截了个截屏给我看,我的那句"好喜欢看他对的指挥啊"被硬生生翻译成了"Good like to see his command ah"然后我忍不住上课笑抽了。然后我看到你的截屏上用我的真名给我打备注,我说我从来不打备注,记性好记得住所有小伙伴,记不住的也说明是没必要记的人。后来你真的把给我打的备注取消了。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你不再喊我老师了,我倒觉得蛮高兴,因为我本来也不想被人太高看啊。
 那张阿巴多与波利尼的皇帝钢协到了,我们又一如往日晚上去喝咖啡。我说我记得那家咖啡厅有个皇帝咖啡来着?说到皇帝钢协,不如我们今晚喝皇帝咖啡吧。等我到了咖啡厅发现你坐在角落里,你笑着摊开菜单给我说明明是皇家咖啡。我说那就要皇家咖啡吧,你说你也要一杯一样的。我又要了一份松饼,我问你要一起吃么?我们平摊了那个松饼发现简直难吃到吐了。我给了你那张皇帝钢协,连同小泽与波士顿的门德尔松仲夏夜之梦一起。走时你不知从哪拿到一个棒棒糖,也许是店里搞活动送的吧?你把棒棒糖递给我,说,吃不吃棒棒糖?我说好啊好啊我最喜欢糖了,结果发现是我最讨厌的巧克力口味,但我还是三下五除二地吃完了。
 我叫我妈从家里给我寄来了那张门D钢协的CD,就是放的久了,壳子有点裂。你说你是不能忍壳子裂的,所以买了一堆新CD的壳子。当时我在辩论赛决赛的现场的礼堂里,我们队的那一场刚结束,你跟我说又下雨了。我说我了个去,又没伞。你说,要我送伞吗?算啦,就当给你个CD壳子也算走一下,稍等我一下……帝都的雨就是这样,你觉得不用带伞吧就下雨了,你带了伞吧雨又小了,真是一点也不干净利落……好了,打算走了吗?我回头便看到你坐在礼堂后面,我起身和你走出去。只见外面仅仅毛毛细雨而已,你无奈笑道你看这雨要打伞么?我一边接过你手中崭新的CD壳子,一边和你吐槽刚刚毫无人性无比坑爹的关于教育与社会的辩题。走到了操场,我说还打算再去转一圈,你说你要回去洗衣服了,把伞给了我,说让我拿着。你的伞叠的特别整齐,充满了处女座强迫症的风格。作为一个手残我都不忍心打开了,结果走到操场雨就下大了,我撑开你的伞发微信跟你说你还真是料事如神。
 当时我的脑海中浮现了我听过的为数不多的几首流行歌曲中的一首,小时候只听过一遍却印象十分深刻的,情深深雨蒙蒙中的插曲《雨中的故事》:
你在 我门前 出现 
细雨中 你没有打伞 
几缕湿润的头发 荡在眉尖 
你笑着说 好想见面 
意外哦 震动了我心弦 
一时间 只是默默无言 
你说声抱歉 笑容僵在唇边 
你黯然 你转身 我呼唤 
你回头 我上前 
刹那间雨珠都闪烁如光圈
 "刹那间雨珠都闪烁如光圈"……好喜欢这句话。回去给那张我特别喜欢的门德尔松的CD换了崭新的壳子,看着新的壳子真的觉得心情好起来了。
 只是还伞给你的时候我这个手残来来回回叠了十几遍才使它看起来不那么乱,却也无法尽力还原你叠的那样整齐。
 我说好喜欢肯普夫50年代单声道的贝奏,可惜最近穷的没钱了。你于是买下了那一整套填了我的名字寄给我,去收快递的时候我都开心的快从楼梯上摔下去了。我这个人一表达自己的真实想法就面部抽搐,于是经常性躲在一堆外语中。我发微信给你说,Merci beaucoup,tu es très gentil.你说哈哈还好微信有翻译功能。
 听着你给的那曲春天,不自觉地嘴角上扬,就像在学校里偶遇你时一样。于是我在日记本上写下这样一句莫名奇妙的话,"像钟,像黎明,像穿透林间树叶的钟声,像插上耳机细细聆听着肯普夫与梅纽因合奏的春天奏鸣曲"。
 是的,我这么想,朋友就该是让你开心的,朋友理应如此,见到他就会情不自禁露出微笑。像坐在钢琴边自信地弹出拿手的《钟》,像高三的每天清晨在吉利尔斯演奏的黎明第一乐章中醒来就看见窗外的朝霞, 像暮春初夏的午后看见阳光透过树叶撒落在地上斑驳的零散的光而后钟声响起,像此时此刻插上耳机的我听着那曲春天奏鸣曲。
 于春天相识的你像春天一样,听见春天奏鸣曲就想起你。一睹斯人,如春漾耳;但闻春鸣,便忆其人。
 你是我心里的春天奏鸣曲。
 在路上遇见你的时候我顺手从书包里拿出了一张米凯兰杰利的德彪西意象集给了你,分开后你微信问我说,我才想起来你今天干嘛要给我CD啊?我说诶,我正好看见你了嘛,带在身上就给你了呗。米凯兰杰利的德彪西很赞呢,很值得一听哦。
 你和我说最近总在循环门德尔松仲夏夜之梦的婚礼进行曲,大晚上的听婚礼进行曲真是不知道咋办,求推荐点别的?我说义勇军进行曲!运动员进行曲!不要大意地上吧!你说好好好!就来这个!结果过了一会你又回到了婚礼进行曲,我也是无奈了,于是继续散步。听了一会,你对我说,我觉得你穿上长婚纱的样子一定很漂亮。我说老子个子矮啊伤不起穿长的不是更显矮了?
 那几天的我因为思念昔日挚友无比心塞,总是夜不归宿晃荡在郊外对月静坐默默哀叹。你说,早点回去吧,下次我借隔壁那个谁的二八大杠骑车带你去天安门看日出。我只当你是开玩笑,周六晚上我照例外出看月亮,我随口对你说,你出来吧,我们出来看月亮看日出吧。你说那我带上电脑和一堆CD去。当看到你背着书包装着一堆古典音乐CD和电脑出现的时候,我略为惊讶。你问我想去哪,我说你难道真是做好和我出来一整夜的准备了?你点头默许。我只笑着说那先去花园听会音乐吧。我和你坐在花园里,尽情地开着电脑开到最大音量外放各种各样的奏鸣曲。当夜深人静过零点后,我再度问你,寝室已经关门了,你难道真的要和我出去呆一晚上?你说,我连自行车都借出来了啊。我说,现在去太早,我们先听会音乐好了。
 那天的月亮很明亮,我们听了好一会贝多芬的月光。夜深露重,你每看我轻轻缩起身子便抱着电脑说我们起来走一会。我说有点冷啊,你说听首能让人热起来的曲子吧?我说热情奏鸣曲吧……要么莫扎特的K331?你放着K331,我情不自禁跳起舞来了,果然有些热了。穿过花园看到一对小情侣夜半幽会,我说要么我们放着婚礼进行曲走过去怎样?你说不怕被打死?我说难道要放肖邦的葬礼?
 后来我们趁门卫不在偷溜出校门去,夜半无人的街道,自行车载着夜色前行,穿过小西天,穿过积水潭,穿过护国寺,穿过西单,沿途都是北京的名胜,素来熟悉的街景,在那一刻却是如此寂静却新奇。沿途外放着那曲贝多芬的春天奏鸣曲,心仿佛也如春天轻轻飞扬了。
 我们坐在长安街边一人一个耳机听着拉三钢协。当乐曲正到高潮时,保安突然过来厉声呵斥叫你把车推走。我说真是的,这首拉三钢协正放到最高潮激烈的部分,第一个Ossia Cadenza的华彩刚出来,正是拉赫俄罗斯式激情如钢铁般迸发的时候,怎么偏偏保安来了,都被打断了。你说保安就是心情不爽拿我们来撒气的,我们坐到那边地道里去听吧。抱歉让你出来还这么屌丝地坐地道里😂我说没事,有音乐就好。这张霍洛维茨的拉赫你把它导入完吧?你说那辆同学的车锁坏了,无法上锁,只得平日将锁插在车轮里暂时装作上锁。难得来看日出的我是不愿在这不到一个小时就日出的关头因为无法停车打道回府的。只有一起坐在地道的楼梯上。气温骤降,夜晚的寒冷终于在此刻发挥得淋漓尽致,直让我感觉如坠入万丈冰窟。你见我冷到浑身发颤,问,你怎么不把外套带出来呢?我说外套洗了……不,其实是我根本没想过今天要出来看日出呢,我以为你不过是开玩笑罢了。
 你说,原来你以为我是开玩笑啊……我仿佛在你眼中见到一丝落寞似的。
 但这落寞并没有持续太久,随即你将电脑中只消看一眼便知道极耗电的程序全部打开,你说这样电脑会热的快一点,然后你给我电脑让我抱着,外放着那首据说让人听了会觉得热的吉利尔斯的热情奏鸣曲第三乐章。你说,你这人真是嘴硬。
 后来我们把那辆车停在了附近一个小胡同里,把锁插在车轮里。我们在天安门前看完了整个升旗过程,打算去取车。我说这车要被偷了咋办?要么我帮你一起赔给他?可是我最近钱不多了,要么我把CD都卖了……我想想哦,莫扎特的大包子300块,吉列尔斯贝奏的大包子260,门德尔松仲夏夜之梦120……你说,大不了我把我的车送给他骑就是了,我的车就是没后座而已,比他那个二八大杠贵了不知多少,还便宜他了呢。
 结果发现那车不仅没被偷,锁还掉了还被好心人捡起来放车筐里了。你无奈道北京人素质还真高啊。
 回去的路上我坐在你的车后座上,享受着京城胡同的寂静和美,看着越来越高的阳光折射着树叶的阴影。忽然觉得就这样也很好。与其高官厚禄加身,走马章台,不如偷得浮生半世,赏柳听风。与三两好友共享人间美景,谈笑风生,人生如此,乐何如哉!我又开始外放那曲春天,在悠扬的小提琴旋律中拽了拽你的衣角,说,诶,你知道吗,认识你以后我再也没黑过处女座了哦。你笑了笑不说话。
 我问你现在有比较喜欢的音乐家了吗?你说目前为止还是最喜欢贝多芬,而且只有肯普夫的贝多芬让你心情平静,我说你和我一样真是太好了。
 如果时间就停留在那一刻该有多好,可惜世间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太快了,猝不及防。时光无法停驻,春天已然远逝,就如朝阳转瞬即逝。
 所有能让一切事情变坏的因素都集中发生在了那一天,5月最后一天的凄冷的狂风暴雨中我只记得耳边最后残存的王羽佳演奏的拉赫的帕格尼尼主题狂想曲。从那时起好像一切都变了。
 而后的我开始听阿劳的李斯特的帕六,以为能暂排苦思,终是除却巫山非云也。我还是忍不住开始无限循环春天,可是却只有越听越痛苦的份。iTunes上是有计数音乐播放的次数的。每播放完毕算作一次,iPhone和iPad上可以同步到电脑上。我听音乐时有听到最后几秒手动切换的习惯,不算这些和iPhone上播放过的,单是自动播放到结束的,那短短两周之内,这首春天奏鸣曲已经被我听了有468遍了。粗略计算总共也该有800遍了,如果听到第1000遍的时候能像漫画里一样奇迹会发生,你要是来主动找我解释清楚该有多好。
 当日春光已随乱红飞花去,无止的痛苦与纠结,寒如冰水,大抵春天过后是告别吧。君之不明不白远我也,实令我心伤悲恨。
 而却在又一次的大雨中,你为我撑起了一把伞,可那时我的心境却不同了。人生若是居雨处,裹身之点滴,亦是穿而根之。我在无休止的雨中在心里默默为你填起了一首采桑子,难得不讲平仄格律,甚至不管出韵与否,一气呵成:
月落云收霜天曙,晓闻天籁。黎明星淡,莫言清尘终成寒。
春愁百尺随风远,离合悲欢。随缘聚散,不妨随处一开颜!
 最后一句化用了陆游之作,也许真是只能勉强自己强打精神了。
 后来也不知怎么不了了之,你说,我把春天送给你,当作赔罪吧。我说你多给了我一张克鲁采。你说反正两张是一起的,拆开做什么,都给你了。我说嗯……谢谢你,我可以把克鲁采送给别人么?你说都是你的了,还要问我做什么,拿出点主人的样子来啊😂我说好啊,这张春天我会好好珍惜的,谢谢你。你说送出去的东西被人珍惜,我最高兴了。我说那我如果要那套肯普夫的贝奏你给么?你说等找到合适的时候说不定就给了。可你不知道其实我根本不想要你拿这CD来给我赔罪,我更希望你再不爽约,能坦诚相对呢。
 后来我便觉得不怎么喜欢春天第一乐章了,反而觉得四要好听柔和些。
 再往后暑假的时候,你说让我弹曲告别奏鸣曲给你听吧。我说好啊。这是我第一次这么完整地演奏这首曲子,发了录音给你。突然觉得这首告别其实也是很好听的,第一乐章的告别,再到第三乐章的重逢,鲁道夫大公终是凯旋了。
 再后来过了很久以后,便是你来同我告别的时候了。我才觉得似乎自己也许真的从未了解过你吧。我这人还是难与表达自己的真实想法,觉得一说白话就面部抽搐。因此特意用文言写了一封答告别书与你。你说祝不见,望君安好。夫人之相与,俯仰一世,本只是一时的交集,若曾如耀眼的流星照耀过你黑暗的前路,那么这样短暂的时间也就有了它的意义。结局如何,坦然接受就好。你这样对我说,我竟心中没有一丝一毫的悲伤了。
 结果我反复将你的回信读了好几遍,居然目光定格在了你那句"看得很累,我说过自己看不来文言这种东西,大概你又以为我在开玩笑吧"上。
 大概你又以为,我在开玩笑吧……
 读到这句只觉心中哀痛如滔滔江水般汹涌而出,像大地之歌的第六乐章之永别,像急转直下的悲怆一,像沉郁低回的柴六,像猛然爆发的拉二钢协。
 所有曾经放在你那里承载了我和你千丝万缕回忆的CD如今都放在我在宿舍唯一的好朋友的架子上,她是北京人,并不常住。你还给我之前还特意问了她是否有多余的地方放CD,你竟还是那样温柔体贴。
 而你给的那张春天奏鸣曲还静静躺在我的抽屉里。突然觉得我听门E听的比春天变多了,那首成为我与你一切开端的,梅纽因的门E。
 我又提笔在日记本上写下了一首南乡子,抛弃了过去花哨的文笔,此时此刻变的异常朴实无华:
 人各有情钟,我慕君来君慕鸿。即便转头都是梦,相逢,任是寻常也动容。
 昨日已成风,似水浮沉东更东。凭此问君能几醉,空空,何苦心机算到终!
 音乐这东西一旦沾染上了与人有关的记忆,就完蛋了。我现在依然把那首春天奏鸣曲第四乐章当作闹铃,只是听的太多,已然麻木了。
 一睹斯人,入春漾耳;但闻春鸣,便忆其人。自君别后,如被冰雪;再聆春声,哀恸穷天!


后记:彻底抛开了以往花哨的文笔,回忆如此接地气。只回忆甜的部分,还有很多没有写到。悲伤的回忆几乎全部略过,直接一笔带过结局,甚至到底是什么事情发生了转折也直接跳过。不是不愿意去回想而是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写出来。
我其实从未想过和这个人发展为什么朋友以外的关系,甚至说并不想。我只想能和这个人每天一起分享古典音乐就是最幸福的事。至今为止也没有想清楚,当时我们到底怎么了。或许我自以为自己淡定品性浑然天成,对什么都可以不太在意,对方却未必。想太多的那人的所作所为终是与那些造成最坏情况的不利因素相契合,造成了那无可挽回的必然。可悲的必然。
本该是成为挚友或长久死党的两人,仅经数月便感情渐淡,说来未免难以置信。到底是因为理不清自己的心而干脆斩断,还是因为太明显太明白却还是不敢面对而逃避。一人习惯性回避,一人习惯性掩饰。一个愧疚难当,一个心存怨恨,彼此猜忌,互相折磨。曾经由古典音乐联系在一起不掺一丝杂质的纯粹的感情便这样被两个互相猜忌的人猜忌掉了。本是曲中觅知音,奈何两心隔万里。当两个人的关系终于成了一种煎熬时,便由一方忍受不住选择了结束,自己不愿承受的,也不想对方去承受,因为还是在意。终是应了肯普夫的那曲告别了。
缘起,在人群中,我看见你;缘灭,我看见你,在人群中。
想起了一句自己不知在哪听过的歌词,用来形容此情此景却是妙极。
我已不知你是逝去的友情,还是错过的爱情。
 

 
 
 

 
 
 
 
 
 
 

评论 ( 5 )
热度 ( 12 )

© Thanato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