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atos

APH菊厨英厨枢轴厨岛国领|博爱无节操无洁癖本命随便拆逆|攻控攻本命,爱他就要让他攻!
双部党,喻王党,楼台蔺苏常刷2333333
菊家战国史和幕末超喜欢啦可惜没什么同好……Koei好好好,信野大法好~信长公本命,战国三信心头好,刑部初恋。
无论在哪都是本命冷门的通吃博爱,吉三也许是唯一很洁癖的了……

代价

*8.22 APH朝菊版深夜六十分  

*算是《恶作剧》后续

  本田菊觉得自己的人生已足够幸运了。进入牛津大学,与亚瑟.柯克兰相遇,是他这辈子最大的幸运。
  而他这辈子最大的不幸,亦是失去了亚瑟。或许幸福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亚瑟是他导师的另一位学生。牛津作为世界顶级名校区别于一般院校的正是导师制。除了与其他任何一所学校一样的Lecture以外,每周几乎一对二甚至一对一的Tutorial让学生在一次次磨练中变得更加优秀,而对于初到异国的菊来说,尽管对欧美有所憧憬,但仍然有不少无法克服的障碍,在一开始这样严苛的Tutorial总是感到无所适从的,导师列的书单总是让他头疼。但还好,亚瑟学业优秀,并时常愿意帮助他。尽管亚瑟总是口是心非,极少给予他正面的评价,但有了他的帮助,本身就学习积极的菊终于在一年一度的最终考试里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当成绩在examination school中公布的那天,亚瑟头一回毫不掩饰地赞赏了菊。 
  "哪里,在下若不是有柯克兰先生您的帮助,也许早就连导师布置的书单都读不完呢。"菊向亚瑟鞠躬致谢。
  "再怎么说也还是你自己努力……对了,本田,今天天气不错,去Punting怎样?只是为了庆祝你考试通过,没什么别的意思的哦。"
  菊就这样应了亚瑟的邀约,两人一起泛舟Cherwell河上。菊坐在船头谈起这学期读过的古希腊文学,亚瑟站在船尾撑篙,青春挺拔的身姿玉树临风,柔软的金发在艳阳下熠熠闪光。当船划到了人烟稀少的University Park,亚瑟把船停在岸边,坐在菊的身旁。"你读过我推荐你额外读的……柏拉图的《会饮篇》了吧?"亚瑟问道,慧黠秀美的碧色眼睛波光粼粼,藏着甜蜜,藏着诱惑。 
  菊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亚瑟接着说下去道,"我知道你在考前读过《会饮篇》了。你若是读过的话,不必我多说,你就该明白,我爱你。"
  那天午后在菊的记忆里只剩下了亚瑟的金发柔软的触感和不断放大的脸庞,他几乎要陷在那片祖母绿里了。幸福来的太突然,似乎连船都举起了FFF团的圣火,紧紧相拥中的两人一个动作幅度稍大了些,摇摇欲坠的长杆便倒向一边使得两人一起翻下了船去。果然幸福是要付出代价的啊,事后从水里被捞上来的两人如落汤鸡一般坐在草地上笑着说。
  在那以后,菊度过了他人生中最美好的三年,当然是和亚瑟一起。亚瑟学业成绩优秀,但在体育上也是一把好手,尤其划船。每逢牛津和死对头剑桥划船比赛时,亚瑟时常全副武装,站在船头自信地对菊说:"看老子不把剑桥那群瘪犊子干翻了!"完全由风度翩翩的绅士变成了行为不良的流氓。亚瑟也同样是个温柔体贴的人,听菊提起在伦敦那样的大城市一个人游览总是感到寂寞以后,就陪伴他去了所有他想去的地方。这样的人真是叫他爱得无法自拔,除去他偶然发现的亚瑟似乎能看到常人看不到的东西这样有点可怕的秘密后。
  毕业的那天亚瑟和菊一起身着Gown和礼帽在学院对面的Sheldonian参加了毕业典礼,出来以后一起四处合照,仿佛要向整个Oxford宣誓这座城市到处都有他们两人的痕迹一般。两人又去了一次Punting,当船再度划到密林深处的时候,亚瑟郑重其事地向菊求婚了。在短暂的震惊后,菊几乎毫无犹豫地接受了求婚。亚瑟高兴得顾不得风度起身扑向菊,然而眼被闪瞎的船再次举起了FFF团的圣火,又一次将他二人翻下船去。果然幸福是要付出代价的啊,两个落汤鸡再一次坐在草地上笑着说。
  婚礼是在他们共同生活了三年的Balliol College举行的,同窗好友纷纷送来祝福。菊那天身着黑色西装,白色领结,就像牛津传统的正装一样。许久没有等到亚瑟来,似乎是迟了。菊有些厌倦婚礼现场的吵闹,便出门到Broad Street上四处张望,期盼亚瑟快点到来。
  菊最后的印象只有没等来亚瑟,却见一辆失控的Oxford Tube呼啸而过。当他回过神来时,他已经被推开跌坐在了一旁的地上,而刚刚他站的位置已是血流一片,亚瑟倒在那里,金色的头发已沾满血迹,嘴角还有鲜血流出。菊脸上顿时失了血色,他颤抖着爬向亚瑟那边,将那人搂在怀中,泪水在眼里打转却就是落不下来。他完全无法相信这样的事实,他的大脑一片空白。
  "笨蛋,站在这……干什么啊……为什么……不在……婚礼上……等我啊……"
  亚瑟说完最后的这句话,便失去了生息,碧绿的眼睛里还充满着对菊才会战线的温柔笑意。他就这样倒在了Broad Street的十字上,菊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再也抑制不住撕心裂肺地放声大哭。
  婚礼瞬间变成了葬礼,这样的现实太难以接受。将天灾人祸放在小说或者电视剧里,也许会被很多人骂狗血,可是在现实中谁能保证这样的事不会发生呢?Nothing is sure in life,很多时候也只因为非常细小的细节。菊很清楚这样狗血的情节就是发生在了自己身上。若是注定失去,宁愿忍受永远的孤寂,也不愿忍受失而复得得温暖,因为温暖一旦离去将感受到更加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严寒。僵硬,静止,迷惘,痛心。这个世界,太可怕了。
  菊一次次地走过两人曾经泛舟的河边,当走到了Park深处的时候,他却看到亚瑟就在那里。他站在船尾撑篙,柔软的金发迎风拂动,菊的身体不受控制地走向了他,将自己完全交给了他,已不顾自己失去支撑落入水中。
  等到菊回复意识的时候,他明白自己站在的不是亚瑟撑篙的平底船上,而是跨过三途河的船上。原来自己已经死了,连死都只是得到一个幻觉,真是过分。跨过三途河,菊见到冥王以后,立刻便问亚瑟在哪里。
  "他与你不同,他早就经过了几世的轮回。只要你在人间尚且安好,他已没什么执念可言,已经喝下忘川河水重入轮回了。"
  可是我并不好,我已经死了,已经是幽灵了,居然连死都错过他。菊吸了口气,深鞠一躬。"在下并不想重入轮回……希望您特许在下留在人间,以现在这样的幽灵之姿在牛津就好。害怕会忘记他,即便死了我也想一直留在和他共度的地方重温曾经。若是……若是……"菊犹豫着说,"若是他转世后再能找到他,他那类似通灵的能力还在的话,能看见在下就好了……虽然不抱什么希望。"
  冥王挑起眼来看向菊,目光寒如冰水。"因果循环,六道轮回。你本是已死之人,打破常规可是要付出代价的。"
 "即便如此……在下也愿意。"
  菊就这样以游魂的姿态留在了牛津城。他漫步于各大学院之间,没人看得见他,他倒是结识了许多传闻中的鬼魂们。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熟悉的景象。他记得在学院对面的Sheldonian Theatre参加了毕业典礼,他记得爬上Church of St Mary就能俯览城市全貌,他记得Punting时曾不慎落水,他也记得自己当初克服了很多困难才能应对导师布置的任务。
  他唯一不记得的只有亚瑟。亚瑟.柯克兰这个人被完全从他记忆里抹去了,像是他死前的二十几年人生里从未出现过这个人一样。他记得自己在牛津所做过的一切,却不记得是谁与他风雨共度。他知道自己为了一个坚定的理由要留在这里,却不知道那是为了谁。
  在他的记忆里,伦敦永远让人感到孤独。
  幸福果然是要付出代价的啊。

评论
热度 ( 3 )

© Thanato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