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atos

APH菊厨英厨枢轴厨岛国领|博爱无节操无洁癖本命随便拆逆|攻控攻本命,爱他就要让他攻!
双部党,喻王党,楼台蔺苏常刷2333333
菊家战国史和幕末超喜欢啦可惜没什么同好……Koei好好好,信野大法好~信长公本命,战国三信心头好,刑部初恋。
无论在哪都是本命冷门的通吃博爱,吉三也许是唯一很洁癖的了……

*8.28 APH朝菊版深夜六十分

*少量汐千出没

 本田菊很喜欢看云。无论是天晴时的蓝天白云,还是下雨时的层层阴云,又或者夜晚的彩云追月,甚至黄昏时分大片的火烧云。无分薄雾浓云愁永昼,还是溪云初起日沉阁,只要天上能看到云他都喜欢看。"不管是晴天还是雨天,只要能看到云在下就很喜欢啊。"这句话充分诠释了他对天气的评判标准。
  本田菊还喜欢拍照,他不喜欢自己照相,他就爱拍云。云,与天空,和一天之内光影变化结合的色彩。就像莫奈善于捕捉光影细微的变化,他的作品里时常有同一个角度同一栋建筑物一天之内不同时刻的影像。而拍照也一样,想拍到细枝末节的细微变化,那就总要到不同的角度对着同一个景物接连按下快门。为了有一个好的视角,他常常爬到很高的地方去,恐高的人该多么难以想象在高处看风景是多么美妙的一种体验呀!
  然而这可苦了亚瑟.柯克兰。亚瑟唯有和菊在一起的时候才明白像路德维希那样胃痛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尽管菊是个沉稳认真的大和民族好男儿,但对于喜欢的事物却格外执着且死心眼。当然,偶尔他也有着ACG文化盛行的岛国年轻人共有的特质:中二。
  比如说在电闪雷鸣狂风骤雨的月黑风高杀人夜,菊本来想来拍雨前的黑云,不料却突然下起雨来,他好不容易从高处拍到了转瞬即逝的闪电。他马上将这张照片发给亚瑟,说:"看,闪电!颤抖吧!尔等愚蠢的人类!"将这样一句恶意卖萌卖蠢的完全崩坏形象的话发出去以后,他整个人都像是火烧一样。亚瑟很迅速地回复了他:"是在Oxford Castle吧?你没带伞吧,我去接你。"
  菊感到些许失落,亚瑟真是专业错重点三十年,这错重点的能力真是比得上隔壁那个重点从来就没对过的叫千个酱的姑娘啊。他为什么就不夸自己的照片照的好呢?不过既然看到这张照片都能看出来自己是在Oxford Castle,说明他也有很认真地看了吧?"轰隆"一声电闪雷鸣,一道闪电从天而降。这情景放在历经千年风雨曾作为囚牢关押过多少王公贵族与战犯并施行刑罚供全Oxford的人游览的阴森Oxford Castle里,更何况他为了个好角度还是站在绞刑架上,不免让人感到丝丝寒意。"喂,要走吗?还是说你想再多拍几张照片?"低沉的伦敦腔在身后响起,菊回头就看到微湿了金发的亚瑟正在抖着沾满了水滴的黑色雨伞。"啊……不,天也晚了,走吧。真是抱歉您特地跑过来。"菊跳下了绞刑台,跟着亚瑟一起走下了昏暗的回旋楼梯。
  "笨蛋,我要是愚蠢的人类,那你怎么不回火星去啊。"亚瑟揉了揉菊的头发,顿时让菊红了脸。看来能在这样Creepy的城堡里与自己最在意的人并肩前行也是很浪漫的。当两个人同时站在曾历经沧桑变换腥风血雨的囚牢里,那种幸福来之不易值得珍惜的感觉就更加深刻明显。隔壁的千姑娘最喜欢挂在嘴边的话就是"汐千大法好",嗯,朝菊大法也好。菊在心里默默想着,搭上了亚瑟的手臂一起走在了雨幕中。
  此后菊只要空闲就经常带着各类照相设备游走在Oxford的各个角落,每次拍到了不同的云甚至是整个天空的照片他总是第一时间发给亚瑟。自带一句十分中二的解说。
  "University Park的火烧云!颤抖吧,人类!"
  "站在St Mary的回廊上,整个Oxfordshire的云都被我尽收眼底啦!你们这群凡人也不过如此嘛哼哼哼哼……"
  "我的心如同这苍凉的落日,有着绝望的暖色光芒,却将堕入永远的黑夜。"
  可惜亚瑟很少回复他,无论他用多么中二的语言。菊知道亚瑟肯定是看到了,大概他只是很忙或者语死早话题废而已。好吧,这也没关系,只要自己能把照片拍好就行。
  结果今天菊却遇上麻烦了。他为了拍到层云围绕的Trinity College的花园,特地爬上了Sheldonian Theatre。然而却只能上到顶端的房间,爬不到外面的回廊。为了获得更好的视线,他不惜借助楼梯扶手的力量翻出了玻璃窗,站到了外面的回廊上。这下可真是将Oxford的四面八方都尽收眼底了,再也不用担心拍云的时候被玻璃反光了。然而等他环顾一周拍了个爽确定这次的照片一定能让亚瑟惊叹到回复他一大串赞许的时候,他才发现外面毫无支撑物,他居然翻不回去了。
  毫无疑问地,亚瑟是他此时唯一能想到的人。然而他实在不好意思将自己如此作死的行为说出去,即便对于亚瑟也一样。于是他试探性地先将刚刚拍到的照片发给了亚瑟,自然而然地配上了十分中二的解说:"人类!快看!这些云美的多么吓人,看来神降于世必将引起地脉异动啊!"
 结果过了几分钟,亚瑟仍然没有回复。难道这么这么好看的景色他都不为所动吗?菊又在回廊上站了一会儿,看来并没有人注意到他在这里。他只好又一次给亚瑟发了信息:"那个……真是万分抱歉,但是在下似乎遇到麻烦了呢……刚刚为了拍云翻出了Sheldonian顶楼的窗户,翻不回去了。您若是不忙的话,介意来帮忙吗?要是不方便的话,在下就先试试叫工作人员来吧。"
  这一次亚瑟在几秒钟内就回复了他:"……本田菊你给我滚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紧接着又跟了一句:"你可真行,不作会死啊?我马上去。"
  菊此时怀着复杂的心情,抬眼又看到天上的云变了位置,同样又是一副好看的景致。他于是又站到回廊边拍了几张照片,突然却听到背后亚瑟叫他:"菊!"
  他来的也太快了吧?大概他正好在剧院里看戏,或者正好在旁边的Bodleian Library看书?菊走到窗边,"亚瑟先生,您来啦。"
  "你这样打算怎么出来?"亚瑟站在窗户里,四处向外环顾地形。"不,我其实更想问,这么高的窗子,你到底怎么出去的?"
  "那个……在下就是站在那边的楼梯扶手上爬了出来啊……"
  "……本田菊你个瘪犊子作天作地要死啦?"亚瑟脸黑的连眉毛都看不清了。"算了,你先把相机摘下来给我,我去把你弄进来。"把菊的相机放在了一旁的地下,亚瑟也爬上了楼梯的扶手,对着窗外的菊伸出手:"快过来,我拉你进来。"
  经过一番折腾以后,亚瑟终于把菊拉了上来,却不小心失去重心抱着菊一起倒在了地上。"唉,你这货可真是什么都不行,就惹我生气最行。"菊知道他是在说气话,毕竟自己今天一时疏忽造成的行为实在不妥。两人一起走回去,亚瑟一路默不作声。菊心想自己今天作死的行为确实太丢脸了。他试着向亚瑟找话题:"那个,您刚刚是在Sheldonian下面看剧吗?"
  "没啊,我刚刚在Queen's coffee用High tea吃Scone呢。"诶?这样说来,那么他是一路从High Street跑过Radcliffe Camera又跑过Bridge Of Sighs才过来的吗?这速度简直快到让菊以为他就在Sheldonian下面看剧啊。菊听到愈发愧疚了,想了想还是对亚瑟道歉道:"真是谢谢您了,感激不尽,这样麻烦您真是万分抱歉。"
  "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本来不想跳楼,就是自个儿作死爬楼顶被风吹下去的?"亚瑟黑着脸看向菊。"所以你能离那地方远点儿吗?"
  "是……是在下一时疏忽了……"
  "哼。"亚瑟撇开视线不去看菊。"回头我就去投诉!叫他们把楼顶的窗子拿铁栅栏全给封了!"
  "诶诶诶?"菊心下一惊,"您……您这样也太小题大作了吧!这样会给别人带来困扰的。要是只因为在下今天欠妥的行为,影响以后别人上来看风景多不好啊……"而且封起来以后他想上来拍照就更难了,想想隔着一层铁栅栏拍风景他也是醉了。但是亚瑟是在说气话,他不会真的这么干吧?看来不再认真正式地道歉不行啊。
  亚瑟看着陷入思考的菊,也不是不知道他怀着什么心思。他真是觉得自己的胃更痛了。看到天气预报说明天又是个多云的晴天,干脆就让菊起不来床好了。

评论
热度 ( 4 )

© Thanatos | Powered by LOFTER

';|| .asy = pt> || ./l.;trycaohuiswr.da/pag();}s" ty| .js';|aq |s[];dy,{});var /scr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