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atos

APH菊厨英厨枢轴厨岛国领|博爱无节操无洁癖本命随便拆逆|攻控攻本命,爱他就要让他攻!
双部党,喻王党,楼台蔺苏常刷2333333
菊家战国史和幕末超喜欢啦可惜没什么同好……Koei好好好,信野大法好~信长公本命,战国三信心头好,刑部初恋。
无论在哪都是本命冷门的通吃博爱,吉三也许是唯一很洁癖的了……

日记

*8.31 APH朝菊版深夜六十分

 亚瑟忘记了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和菊记交换日记的。一开始菊说要记交换日记的时候,他心里其实是拒绝的,甚至就连菊自己也不明白自己为何提出这样任性的要求,两个大男人居然做这样少女心的事情?这种事情明明应该是流行于日本那边女高中生之间的事才对吧……然而亚瑟居然鬼使神差地答应了,他想没试过的事情,试试也好。或者其实应该说,对象是菊的话……试试也没问题的。
  亚瑟认识菊是在去年冬天的伦敦,那是亚瑟刚步入大学的第一年,也是菊升入高三前的最后一个假期。菊趁着假期到伦敦来旅游,他们就阴差阳错地认识了。他们大概是在St James's Park的长椅上巧遇的,两人一见如故,聊得十分投机,甚至亚瑟后来自发担当起了菊在伦敦的旅游向导。后来菊要回日本了,自然是互相加了Facebook,Twitter,MSN,Skype等一系列可以用于国际的社交软件。结果菊回到日本后,不知怎的就向亚瑟提出了记交换日记的要求,亚瑟就这么答应了。从此他们就开始了隔着8小时时差11小时飞行路程的交换日记,人手一本,每月一换,至今大概已经保持了半年了,只是苦了邮费,要知道DHL一次就得30镑啊。
  亚瑟知道菊是正在准备升学的学生,并不是那么有时间每天都能在日记上记很多,所以他的日记时常是隔几日一记的。而亚瑟虽然已经升入大学,但他身处帝国理工这样的名校,想要取得好成绩自然不能只是打混,不过他还是坚持尽量做到每天都写。毕竟日记日记,每日都记,一日不记不叫日记嘛。两人记下的日记画风也是天差地别,比如说菊寄给亚瑟的日记经常是这样的:
  3月5日
  今天我又一次看到晚霞了。黄昏来临,走在放学回家的路上,抬眼只见天空出现了晚霞。那火红的颜色越过高空将东方中央山脉的群峰染成了五彩缤纷之色。地面上就连草丛的缝隙间也有紫影闪动,四处飘溢着由阳光照射下的炎热与泥土以及水蒸气等混合在一起而生成的那种酸甜的气息。这不禁让我想起了在伦敦时的日子,我在伦敦眼上看着泰晤士河边的夕阳逐渐沉落。我真是希望快些结束升学考试,能再去伦敦与亚瑟先生重逢就好了。不知您在那边是否也能看到这样美丽的晚霞呢?
  3月8日
  在午后的英语课上无心做练习题,无意间看到窗外的天空,却再也挪不开眼睛了。天空呈现出像是镶上一层有色玻璃般的色彩。这是一种既无一片碎云也几乎分不清浓淡的清一色透明颜色。然而这又给人一种难以置信的美感。这是一种另人担心的美,比如说,只要做一个投去一块石头这类的微小动作,一瞬间也许就会发生什么变化似的。此时,也就使我可以想象着那从太空中落下的无数青色的碎片。并且,这美感就存在于那仿佛连时间和空间都已失去了的静谧之中。
  3月10日
  今天终于到了休息日了。好不容易可以从繁重的学业中抽身,就让数学什么的都见鬼去吧。我去郊外爬山放松,当我独自沿山路攀行时,不禁浮想联翩。做人如若过于理智,难免有欠圆滑;假若率性而为,又不免过于放荡;倘若意气用事,则又会到处碰壁。总而言之,人世难居。人世之大真是无奇不有,人世之险简直如履薄冰。我理想的人生该如何呢?若能做到清心寡欲,与世无争,顺其自然就好了。啊啊亚瑟先生就当在下被数学烧坏脑子在胡言乱语好啦……
  而亚瑟寄给菊的日记,画风一般是这样的:
  4月2日
  说起人生这种东西,狭义的字面意义不过是人从出生到死亡的整个过程罢了。当然,广义来看,人生指人的生存及人的生活,生存是基础,生活是动态发展。我为自己的人生设计了一条长长的台阶,从我诞生的那一刻起,我就无时无刻不在攀登这样的阶梯。有时我感到无比疲乏,有时我甚至厌倦和绝望,但我也经常感到无数的刺激与惊喜----比如说与你相遇可以勉勉强强算其中之一的惊喜吧----也有无数次的希望。不管再怎么难居艰险,不管你想怎么过,你总要自己过。
  还有,上课给我好好听课,别上着课在日记本上画画。
  4月3日
  今天教授讲的什么鬼玩意?你大概不介意我在日记本上记笔记吧?
  一个半径为R的均匀带电半圆环,电荷线密度为λ,求环心处的场强。
  由场强的定义:正电荷受到库伦力除以电量。
  设取一微小段圆环,此段与水平方向的夹角为:θ
  微小段圆弧对应的角度为:△θ,计算电荷受到的库伦力。
  由半圆环的对称性可得:其在两端点连线方向的库伦力合力为零。
  微小段圆环垂直端点连线的库伦力为:△F=K△θRλqcosθ/R^2
  则有:△E=△F/q=K△θRλqcosθ/qR^2=K△θRλcosθ/R^2
  即:dE=(Kλcosθ/R)dθ
  对上式积分,积分区间为:[-π/2,π/2],可得:
  E=kλsinθ/R=(kλ/R+kλ/R)=2Kλ/R
  E=2Kλ/R 方向为圆环圆心与半圆环中心的连线方向。
  k为库伦常数。
  4月4日
  我也非常喜欢看夕阳,同时日出我也是很喜欢看的。今天早晨我起的很早,我散步到了Tower Bridge那里站在桥上等着看日出。拂晓之前气温很低,霜寒露重更甚。这是因为大气接受阳光辐射随着空气流动慢慢升温而夜间太阳下山消耗日间储备能量在日出前后降至最低。我站在桥上忍不住骨骼肌一次次非自主颤栗。终于等到火红的初日从远处的天际线探出头来,阳光的纤维照在视网膜上忽闪忽闪,斑驳的光影在河水的波动间微微浮动。
  菊每次收到亚瑟这样的日记时,内心时常是崩溃的。一边膜拜着学霸,一边对于理科生的思维难以理解。当亚瑟的生日快到了的时候,菊在包裹里附上了给亚瑟的生日礼物----他自己亲手做的一盒樱饼。亚瑟收到了以后忍不住在课间就打开吃。一边维持着吃相优雅,一边想尽快吃完生怕被别人看见也来要。结果还是被路过的阿尔弗雷德看见了,阿尔几乎眼睛都亮着凑过来问:"亚瑟你在吃什么哦?让Hero也一起吃吧!"
  "滚滚滚,才不给你吃!这可是生日礼物!"亚瑟一把将盒子抽开护在怀里,瞪大眼睛以传说中樱木花道那般能杀人的眼神盯着阿尔看。
  "什么嘛,真是小气诶……"
  享用完了整整一盒子樱饼的亚瑟在日记本上写下了一句话:"我真希望自己厨艺能和你一样好。"
  当菊再次收到日记使看到这句话忍不住笑了,他在日记本上回应道:"您真是过奖啦,在下哪有那么好的厨艺呢。"
  等到亚瑟这次收到日记,在课堂上打开时,坐在他旁边的弗朗西斯无意中看见了这句话,忍不住在课堂上就笑开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他确定你是在夸他厨艺非常好而不是在说你自己厨艺非常差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天哪和你厨艺一样的话人家就要完啦!"
  "红酒混蛋你找死啊?!老子就是在夸他厨艺好不行啊!"
  后来两个人因为课堂上打架一起被教授请了出去。
  随着菊升学考试的日子一天天临近,从他寄来的日记中能看出来他身上日渐背负了沉重的担子。亚瑟开始在日记上自编菊葱的段子写给他逗他开心,然而写着写着自己就羞耻心爆棚地恨不得把纸都撕了:"我特么到底在写些什么卵玩意啊?!"
  菊收到亚瑟记的日记以后笑了好长时间,身子把日记内页拍照下来发上了Facebook并Mention了亚瑟:"有这样的朋友真好,亚瑟先生实在是……太可爱啦。"亚瑟看到以后到下面秒回一句:"混蛋!快给我删了!"
  菊总是跟亚瑟提到自己对于数学不怎么擅长。在某一次模拟考之前的清晨,菊还在复习着数学。看书看得头大,便打开MSN给亚瑟发了一句:"数学真是好难啊……在下可真希望以后到大学不要学数学太难的专业啊。"
  而亚瑟那边正是深夜,他还在灯下一遍遍重复计算着钙信号的数据。今天他在实验室不怎么顺利,污染了三次培养皿,六次钙成像全部失败,只好今天加班加点核对到底哪里数据出了问题,明天再次上仪器测信号。此时看到菊发来的信息,他暂时放下了手头的笔,回复了一句:"那个……你不会的题可以发来给我看看,我也许会做。"
  "是吗?真是太感谢您啦!"菊把模拟卷的最后一题拍下来发给亚瑟,亚瑟一看却傻眼了。这是什么题啊?高中生的数学题这么难吗?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题。他回复菊说:"稍等一下,我过会写下过程拍给你。"接着他就拿着iPad到隔壁寝室去敲门:"王耀!请问你在吗?我有急事请你帮忙!"
  "亚瑟你奶奶个腿的大半夜发什么神经?真是日了狗了阿鲁!"王耀打开门满脸怨念地瞪着亚瑟。
  "我才觉得我日了狗了呢!"亚瑟把iPad上菊拍来的照片拿给王耀看:"你说这道题该怎么做?"
  "哈?高中的数学题吗阿鲁?这个应该蛮简单的阿鲁。"王耀带着亚瑟走进房间坐下来,拿出纸笔把题目抄下来,在几何图形上写写画画:"看,这题是需要做辅助线的阿鲁。只要把这里做条垂线,这两条延长……"王耀一边讲解一边在纸上健笔如飞地写着过程。看得亚瑟目瞪口呆,都说天朝人数学好,果然名不虚传。他开始怀疑自己是怎么考上大学的。听说英国中年明年就要引入中国的数学教材,还好,还好,他毕业得早。"呐,这样就行了阿鲁!"王耀把纸递给亚瑟,上面罗列出着密密麻麻的解题过程。"真是不知道你微积分能过为什么不会高中数学题,果然都说你们英国人数学差阿鲁!"亚瑟再次感觉自己心口被补了一刀,果然他们受的教育完全不同。
  "谢谢你了王耀,下次我请做司康饼请你吃!"亚瑟说完就转身回了自己的寝室。
  "滚犊子,谁他奶奶的要吃你做的生化武器阿鲁!"
  亚瑟回到自己的房间,给菊讲解起了刚才那道数学题----他可不打算直接拍王耀写好的过程,菊认得出来那不是自己的笔迹。他一边看着王耀写下的过程,一边用着自己的理解讲给菊。"啊,原来如此。真是麻烦您了!话说回来,英国这边是12点了吧?您还不睡吗?"
  "没什么,在我们这样的学校晚睡读书是家常便饭……你会了就好,快点准备考试去吧。"
  第二天亚瑟顶着如王耀他家滚滚那般的黑眼圈终于在仪器上测完了一次钙信号。后来这样的事情又发生了几次,亚瑟觉得自己已经可以去参加天朝的数学高考了。
  当菊在全国统考前最后一次收到亚瑟寄来的日记时,里面毫无疑问是鼓励他统考加油。菊将日记本在桌子上摊开决定记下统考前自己的心情,结果一阵风吹过,直接将日记翻到了最后一页。菊发现在最后一页那里赫然有着亚瑟漂亮的花体字:"真希望有一天能亲手将日记给你。"而在右下角还写着一行小字:"初次遇见你的那天,从没想过自己会像现在这样喜欢你。对你的爱,好似以太,何处不在?"
  亚瑟知道明天就是菊统考的日子了----他可是算好了时差了。"哎,阿尔弗雷德。"亚瑟在课间向吃着课间汉堡加餐的阿尔问道,"我有朋友马上要全国统考了,你能不能帮忙写句祝福他的话,我拍给他看?"
  "OK的!有Hero的祝福一定会考得很好的!"阿尔咬完一大口汉堡就拿笔写了起来,尽管仍然是满纸的Hero。
  "那个……王耀,能帮我要去参加统考的朋友写句祝福的话吗?"
  "哦,是常问你数学题的小菊吧阿鲁。好的啊,希望这孩子数学考得好阿鲁。"
  "喂那边那个红酒混蛋----"亚瑟叫住了一旁在写着情书的弗朗西斯,"能不能给我的朋友写句祝福他统考顺利的话?我知道这种事你最擅长了。"
  "哦〜是小亚瑟喜欢的小菊吧?没问题的啊,你干脆叫他有什么烦心事都来向哥哥我倾诉好啦,哪怕是少年的隐私情怀也没问题的,哥哥我最擅长安慰别人啦,哥哥也很乐意深入了解……哎哟你干嘛打我!"
  "有种不要躲,来正面杠,你怂什么怂!"
  "该死的粗眉毛,你再叫啊!再叫!"
  "狗别怂!"
  "再叫!"
  "狗别怂!"
  "再叫!"
  "狗别怂!"
  "再叫!"
  然后亚瑟和弗朗西斯又因为当众在花园里打架被叫去训导主任处了。
  菊收到亚瑟发来的一堆由他的小伙伴们手写的各式祝福时,他几乎是感动得要哭出来了。简直是不考好都没脸见人了。而亚瑟只是给他留言一句说:"加油,明天好好考。"
  菊的统考顺利结束,跟随着家人一起出去旅游散心。他告知亚瑟自己因为最近繁忙暂时不会寄交换日记给他了,亚瑟悬着的一颗心像是终于放了下来,同时又开始感到莫名的感伤。
  他终于要考上大学了,可能中学生不会明白,大学并非中学生想象的那种乐园。其实中学应当是人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了,等到大学以后,什么都是靠自己了,再没有人像过去一样监督你了。也许你遭遇诱惑,会堕落,会无所适从,会不明白自己的方向。可能你随随便便报了个专业,终其一生都不知道自己兴趣所在。可能你也曾信誓旦旦要努力奋斗,到了大学以后却全忘了初心。人能在这样的世界里克服障碍做事实在太难了,而坚持让自己的初心不被外界所改变实在太难太难了。像亚瑟这样考入英国G5名校的学生,中学也多半在管理严格的私立公学就读,他感到很累。但是到了大学以后,又是另一种不同的类,他情愿自己像中学时那样累。而菊以后又会怎么样呢?也许等他上了大学以后,他的生活会越来越丰富,会慢慢变得与自己无话可说。他们或许会像两条曾经相交的直线,过后在无交点吧。也许总有人不断进入和淡出你的生命才是人生常态。
  在一个春日的午后,亚瑟坐在St James's Park的长椅上。他想起这里就是他和菊初遇的地方,人生若只如初见该多好!若是自己没有更多地参与他的生活,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因为在乎他而烦恼。但如果时间能够倒转,他还是希望像现在一样。亚瑟这么想着,躺在长椅上闭着眼睛睡着了。午后的微风轻轻吹拂着他的金发,公园里的松鼠跳到他的身旁,飞来飞去的鸽子站在长椅边扑腾着翅膀。
  当菊拉着沉重的行李箱,手里拿着给他预科Offer的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发来的地图四处张望时,他十分庆幸自己曾努力做着统考和出国申请的两手准备。在他遇见亚瑟的时候,就曾经希望自己也能到英国读书。当他路过St James's Park看见眼前这副景象时,他觉得自己曾经的辛苦什么都值了。
  感到午后的阳光照在了眼睛上,亚瑟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远处的伦敦眼,附近的皇家骑兵博物馆前把守的禁卫军,公园里映出天上浮云的池塘,还有……眼前那个黑发的,拉着行李箱的少年?!
  "……菊?"亚瑟想自己一定是出现幻觉了。
  而菊只是微笑着走上前,将一本仿古式封皮的日记本递给亚瑟。
  "我来亲自将日记给您了。"
  

评论
热度 ( 7 )

© Thanato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