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atos

APH菊厨英厨枢轴厨岛国领|博爱无节操无洁癖本命随便拆逆|攻控攻本命,爱他就要让他攻!
双部党,喻王党,楼台蔺苏常刷2333333
菊家战国史和幕末超喜欢啦可惜没什么同好……Koei好好好,信野大法好~信长公本命,战国三信心头好,刑部初恋。
无论在哪都是本命冷门的通吃博爱,吉三也许是唯一很洁癖的了……

*9.4  APH朝菊版深夜六十分

*与《失效》相对的一篇

  一年一度,总要迎来这样的一天。坐在海边,望着遥遥无际的天边与海相接,深色的浪花拍打在岩石上,帆船带着远规的尘埃抵达港口。不由得想起了隔着好几片海的他。
  一直以来本田菊喜欢摄影,喜欢用镜头捕捉瞬间的光彩,同样他也很喜欢莫奈善于刻画光与影的表现技法。
  看不到非常明确的阴影,看不到突显或平涂式的轮廓线。色彩运用相当细腻,用许多相同主题的画作来实验色彩与光完美的表达。光色与空气交织辉映,不同时间与光线下的同一作品,无论是谷堆还是鲁昂大教堂,或是吉维尼附近的河流,从自然的光色变幻中抒发瞬间的感觉。
  本田菊心想自己大概是上了年纪,不像年轻人有那么好的记性。很多时候看见身边的美景,譬如风生竹院,或是月上蕉窗,甚至是龙笛吹起的旋律,或是读一本书。他一般不会记得完整的过程,更多时候他会记得那一瞬间的印象。哪怕忘记了一首曲子的旋律,他也会记得初听时是何等的喜悦或忧伤。然后凭借那一瞬间的印象,待到心境平和之时再用文字或是绘画去记述与表达。
  他可能说不出那年的星空有多璀璨,但他永远记得在星空下看到亚瑟那里时,身体出于本能飞奔过去的心情有多么激动。
  他大概也无法复述他们后来是怎么分开,但他当时正对着亚瑟,那全身僵直麻木的感觉到现在都挥之不去。
  就像他现在坐在海边,他能记得起来,以前他和亚瑟一起站在号称全英最美的Rhossili海湾边等待日出。当时还是英国的冬天,天亮得很晚,清晨的海边冷风飕飕。菊不由自主地颤抖,亚瑟将风衣解下来披在他身上,将他拥入怀中。可他却能感受到亚瑟自己也冷得发抖,却还是强撑着不在他面前表现出自己很冷的样子。他于是也回拥住亚瑟,希望将自己的体温传递给他。他忘了他们维持这个姿势坐了多久,终于看到墨蓝的天边微微泛出红色,接着几个光点闪现,慢慢地,越来越多的红光突破黑云的重围迸发而出,一轮初日自海上冉冉升起。那个金红色的圆形猫眼跳出海面,发出夺目的亮光,替黑云镶了一道发光的金边。这时候发亮的不只是太阳,连云和海水,甚至是依偎在亚瑟怀里的菊自己也成了明亮的了。
  浮光跃动,转瞬即逝。好似莫奈的《日出.印象》中薄雾交织渗透,却能清楚地感受到那一轮映着海水上橙光的红日终是要将晨雾驱散了。
  在与亚瑟分别后的无数个日子里,菊总是喜欢抽空坐在日本的海边等待日出。他希望用镜头捕捉世间更多转瞬即逝之美。曾经美景就在身边时,他不善于去捕捉每一个细节,当失去后只能一遍遍重温旧梦,却无可奈何自己当初为什么不多把细节记得淋漓尽致。
  把曾经的一切都当作没发生过对菊来说并不是最好的选择。他跟亚瑟一样生活在四面环海的岛国,凡是看见海,都难免会想起大洋彼岸的他是否安好。想起他免不了心痛,但更不能忍受每当自己看见海时记忆里总有一块空缺。纵是浮光掠影,至少曾有一刻他心如大海。也许有些人相遇就是为了离别。或许他们在彼此最孤独的时刻恰到好处地出现,就是为了共享那一缕穿透海上雾气的橙黄色的波光。好让他们离开彼此以后漫长的岁月里,各自也能带着这片光一个人走下去。
  亚瑟,你可知道,没有你便没有我心中莫奈笔下海上的那轮生机勃勃的红日,没有你便是雾气交融不见光影,没有你我的太阳将永远沉于黑夜,你成为了我印象中的整个日出。
  可惜人生在世,今日不知明日之事。正日今日朝阳冉冉升起,明天大雨倾盆,寒风无情摧花折枝去。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或许再美的人生也不过是日出时海面上那一道浮光。
  而你却是我心里最温暖明亮的存在。
  人生这么长我大概要记着海上那缕波动的浮光一辈子了。

评论
热度 ( 2 )

© Thanato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