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atos

APH菊厨英厨枢轴厨岛国领|博爱无节操无洁癖本命随便拆逆|攻控攻本命,爱他就要让他攻!
双部党,喻王党,楼台蔺苏常刷2333333
菊家战国史和幕末超喜欢啦可惜没什么同好……Koei好好好,信野大法好~信长公本命,战国三信心头好,刑部初恋。
无论在哪都是本命冷门的通吃博爱,吉三也许是唯一很洁癖的了……

归处

*9.22 APH朝菊版深夜六十分


*人类菊与国家英,独白


  人这一生总在不停地做出抉择,而人生就是一个不停为自己的种种选择负责的过程。
  只是做出选择对于在下这样时常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的人来说,却未免太过艰难与痛苦。
  在下想自己这一生许是与您结下不解之缘的。童年曾几度与您邂逅,在您家作为访客度过的短暂日子里,您一举一动都悄悄动摇我心。当在下处在现在的时间线上,作为一个了解了些许浅薄的心理学知识的人,在下可以说,童年所接受的熏陶总是根深蒂固对人影响深远的。从当年那时候,在下便是已喜欢上您了,与对自己的故园那植入骨血的爱与归属感不同,于您,我是抱有那一份仰慕之情的。在下对您心怀向往。在下时常幻想着,在自己满怀少年心事的创作中描绘着印象里的塔桥、大本钟、伦敦眼旁的草地,威斯敏斯特桥上的攘攘行人。俗话说,喜欢一个人会越来越像他。用句文艺到让在下觉得肉麻尽管并不那么合适却又莫名不违和的话来说,自此似乎便是三魂七魄都刻上了您的名字。无论是说话语气,穿衣风格,为人处事的习惯,甚至对于食物的口味,都多多少少沾染了您的气息,直至今日。
  但随着年龄渐长,却是明白在下是不能和您相守一生的。或者说,太难,难到远远超过自己拥有的时间和资本。很多时候在下很羡慕那些即便撞的头破血流也要拼死一试的理想主义者,更羡慕那些目标坚定的,兴趣与自己的发展方向如此一致的人,他们该是何其幸运。而在下并不是有着冒险精神的世界Hero。在下似乎很早就明白了,喜不喜欢与合不合适并不是一回事,想不想做与能不能做更不是一回事,喜欢并不代表就能够在一起。鱼与熊掌不可兼得,而身为一个满怀理想的现实主义者,在下毫无疑问会选择最妥善的处理方式。
  可能理想并没那么容易实现,路途最短未必好走,总要绕弯路。但在下十分羡慕那些目标已如此明确直接的人,理想就在那里,可是为了达到它却绕了那么多自己本不想走的路,是否问过自己这样会不会在达到时已经觉得"原来不过如此"了?
  而您无疑在这条路上,是率先被我舍弃的人选。同心方能长久,而您与我人生前半段的目标和理想背道而驰。正如在下要脚踏实地,可您却处于蔚蓝海洋的漩涡之中。既然总要无果而终,那就不要给它任何开始的可能。在下曾想过很多很多,跟您同样优秀的人有很多很多,可他们都不是在下所爱慕的那位风度翩翩的绅士先生啊。
  然而,或许上天并不愿看在下一而再再而三舍弃那些难以割舍的做出痛彻心扉的选择,他竟在这样一个重要关头阴错阳差地将在下送向了您身边。
  也许人生就是这么奇妙,所有的一切在历经种种波澜后总是以一种微妙的形式又回到了原点。
  在下将走向的是您,思慕许久,却在最开始便被排除在自己视野范围之外的您。
  如今在下的想法似乎改变了。人生至今,在下一直在思考一个永远得不出准确答案的问题:人生到底是该生尽欢死无憾,还是早知结束便连开始都不要开始?
  曾经在下作为一个总是选择稳妥途径的人,一直坚持后者——这也是早早放弃追寻您的理由之一。但后来我却愿意相信前者。人生本是柴米油盐酱醋茶,难得生于世间为人,若是不好好走一遭岂不可惜。你道是雨横风狂三月暮,我偏要何妨吟啸且徐行。抱着从未付出使其完成的心愿死去,我将遗憾一辈子。即便月满秋深,共剪西窗,终免不了烛影魂销,一枕轻霜,但曾经拥有过那一片光,便已知足。
  曾经被我一早放弃的您——这次在下已不愿再放开您的手。在下又将与您重逢了,不再以访客的身份,而是真正能够站在您身旁的存在。不知您是否还记得在下?即便明白时间短暂,即便只能像一对有期限的恋人般总要迎来终结,即便在这一切结束后在下将再度成为访客隔三差五踏入您的府邸,即便未来只能在那红叶飘零的地方终其一生再度与您遥遥隔海相望,即便那以后陪伴我的不是海蓝和古堡烟灰而是和果子与京扇,即便在下无论走到何方身上永远流淌着故园的血,即便只能凭空恋上您却无法相守一生——
  至少在这一刻,或者在多年后的某一刻,在下可以头戴独属于您的红蓝相间的帽子。在下可以说自己是属于您的,曾有那么一刻只属于您的。
  我将前行,向您之所在。请您张开双臂来迎接我吧,请您大力地拥抱我吧,请您紧紧握住我的手,不要放开。请您同我一起看着古老的伦敦缓缓苏醒,请您和我穿梭在百年历史的学院长廊中,请您牵着我一起面向大海,请您带着我一起聆听海风吹过头发的细语声,请您看看我身上常穿的与这片海洋同色的藏青,然后拥我入怀,告诉我此时此刻我面向着大海却并不是在眺望远到看不见的您,因为您就与我同在。
  纵使有一天,我必然会离您而去。可惜您不是我的起源,亦不是最终的归宿。
  我将离去,而您永恒。请您不要忘记我曾来过。
  我所爱慕的绅士先生。
  其实在下何尝不想永远留在您的身边呢?
  只是此心不安,终非吾乡。

评论
热度 ( 1 )

© Thanato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