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atos

APH菊厨英厨枢轴厨岛国领|博爱无节操无洁癖本命随便拆逆|攻控攻本命,爱他就要让他攻!
双部党,喻王党,楼台蔺苏常刷2333333
菊家战国史和幕末超喜欢啦可惜没什么同好……Koei好好好,信野大法好~信长公本命,战国三信心头好,刑部初恋。
无论在哪都是本命冷门的通吃博爱,吉三也许是唯一很洁癖的了……

秘密

*APH朝菊版深夜六十分
*沿用《友情》背景

亚瑟昏昏沉沉地睁开眼睛,已是日上三竿,仲夏耀眼的阳光刺得他睁不开眼睛。他在床上躺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这是自己的房间。换下来的衣服在窗台边随风飘动,散发出阵阵洗衣液的香气,完全看不出任何痕迹。亚瑟挣扎着坐起身来,只觉头重脚轻。他努力回想着昨天失去意识前自己最后做了些什么,大脑却一片空白。
"您醒来啦,亚瑟先生?"听到一旁菊的声音,亚瑟才回过神来。菊手里拎着从itsu买来的热腾腾的鸡肉汤和火腿寿司,他将外带饭盒放在了桌子上,带着些许歉意:"感觉好点了吗?真是不好意思,这会儿itsu只有寿司卖,您就先吃点早餐吧。"
"啊……菊?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亚瑟并不记得他有将菊带回自己的房间,以往都是偶尔几次他们在中央图书馆自习到太晚了,菊不方便回自己的学校,亚瑟才请他留下来的。昨天这又是怎么回事呢?"难道说!我……我昨天去pub喝酒了?"
可算是想起来了,菊点了点头,随即又补充说:"不过,您也就是因为最近备考太累了,喝了一点就喝晕了而已。"开玩笑,菊昨天可是第一次见识到亚瑟发起酒疯是何等丧心病狂。虽说弗朗西斯他们四个平时总是跟亚瑟互相嫌弃,但做为朋友也真够肝、胆、相、照了,居然都从没告诉过他亚瑟酒量不好,酒品更是奇差。要不是昨天亚瑟为了庆祝物化生化全考过非得拉着大家一起去pub喝酒,他估计一辈子都要被蒙在鼓里。还好,知道得早,最起码昨晚还有只喝可乐的阿尔弗雷德天生怪力把那四个酒鬼拖出pub,不然菊可无法预测以后要发生什么。
"那……那我有没有做什么奇怪的事?"亚瑟大抵多少对自己的酒品有所了解,他心虚地看向菊。后者只是笑道:"没有,您也就是在酒吧里和弗朗西斯先生拌了几句嘴——"是啊,喝高了以后和弗朗西斯莫名奇妙就吵起来了。弗朗西斯酒劲也上来了,丢出一句"我去你二大爷的"两人就彻底开战了。说着各种菊所无法理解的什么"你娘亲被我干得在复平面上都收敛于f(x)了""你爹被哥哥我艹得收敛半径已经无穷大了""你娘亲被我干得实际函数值和多项式值的偏差已经成了足够光滑的高阶无穷小了""你娘在老子身下已经在[a−r,a+r]上n次连续可微并且在(a−r,a+r)上n+1次可导且已经达到该点泰勒展开式的极限了"真是一边说着欺师灭祖的话还要一边虐学渣。但菊还是决定为了亚瑟的面子不告诉他。
"就这样?除了跟弗朗西斯打架,我也没有做别的什么奇怪的事?"亚瑟显然不信。
"啊,要说还有的话,您也就是在耀君和家人打电话的时候在旁边讲话声音大了一点——"何止是大了一点啊,看到意识还清醒的王耀给远在中国的家人打电话报平安,说自己正在跟同学聚会,亚瑟立马冲到电话旁边大喊:"先生!毛片要不!毛片要不!!"直接被王耀一个中华锅打趴在地了。
"不会吧?我居然……我昨晚过的居然这么平安啊。"亚瑟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确认自己并没有发烧。菊依然笑得温和平静:"您不用担心这种事,只是喝点酒而已,真的没什么好介意的。"他可不想说昨天折腾了半天,这几个酒鬼才好不容易离开酒吧。走到了宿舍以后,菊向另外四人道谢,说自己留下来照顾亚瑟就可以了。弗朗西斯看向他的眼神十分怪异,王耀满脸黑线,阿尔弗雷德一脸惊恐,伊万只是乐呵呵地拎着一瓶伏特加意犹未尽。他们用一副默哀般的表情看着菊说:"要是有什么动静的话我们就在隔壁,他要是敢对你做什么记得报警!"菊说没关系的,关上门以后他想亚瑟能对他做什么呢?意识到那几个老流氓意为何指之时,他不禁红了脸庞。他们说的是这个意思吗?不是自己想的这个意思吧……天哪怎么能这么污!不过为什么一定要是亚瑟先生来"做"些什么呢?为什么不是自己来呢?不行不行大和民族的好男儿怎能如此趁人之危!想了想他还是决定先帮亚瑟把衣服换下来洗干净再说。
其实……其实他们现在已经是恋人了,自己也在心里发誓过要努力留在英国和亚瑟先生在一起了,要做些什么也不是……不可以的吧?
果然还是接受不了自己这么污啊!菊才不想说出来自己已经连婚后生活都规划好了,在现实中却连偶然的牵手都觉得心跳加速——当然,他估计是不知道亚瑟考前一天在图书馆睡着时做的那个同样婚后日常的梦。
"是吗?这样就太好了。谢谢你昨晚费心照顾我了。"亚瑟笑着下床准备洗漱换衣服,突然又回过眼神瞄向菊:"那个……我没有做什么奇怪的事,也没有说什么奇怪的话吗?"他果然还是很在意。
"您可真是多疑啊,不用担心这种事,并没有。"菊把已经晾干的衬衫拿下来抖平了递给亚瑟,又补充了一句说:"就算有的话在下也不会因此介意啊。"
而菊并不打算告诉亚瑟却回想起来都会忍不住偷笑的却是,昨晚亚瑟带着浑身酒气躺在床上,平静下来不再发酒疯,他迷迷糊糊地抓住菊的手,声音柔和:"菊,我爱你……"
菊也回握住他的手:"亚瑟先生,我也爱您。"

评论 ( 2 )
热度 ( 8 )

© Thanato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