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atos

APH菊厨英厨枢轴厨岛国领|博爱无节操无洁癖本命随便拆逆|攻控攻本命,爱他就要让他攻!
双部党,喻王党,楼台蔺苏常刷2333333
菊家战国史和幕末超喜欢啦可惜没什么同好……Koei好好好,信野大法好~信长公本命,战国三信心头好,刑部初恋。
无论在哪都是本命冷门的通吃博爱,吉三也许是唯一很洁癖的了……

星空

 *APH朝菊版深夜六十分

*算是《日记》的前传?不过看来似乎有bug23333

*配图圣詹姆斯桥上拍的圣詹姆斯宫~

  17岁的亚瑟.柯克兰,刚刚从Harrow School毕业,好不容易被大学录取,对于他来说人生好似到了一个终点一般。事实上很多学生都曾经将考入大学当作人生的一个里程碑,将中学毕业视作人生前半段的最终目标早已圆满了似的,谁知道大学意味着他们作为一个社会人的人生才刚刚开始——教育的本质无非是让人由自然状态过渡到社会化状态的过程罢了。
 不过对于年轻的亚瑟来说,当下尚且还不需要担心那么多,这是一件值得让他大弹12首李斯特的超技练习曲来庆贺的事,他只需要好好享受暑假便是了。然而随着大学开学的日子越来越近,他却对大学产生了难以言喻的反感。他知道他的学校Imperial College London是享誉英国乃至世界的名校,然而许是因为少年的敏锐直觉让他开始明白大学实际上比中学辛苦得多。夏天匆匆而过,已是过了中秋,马上就该到学校开学的日子了,他却拒绝收拾行李从家搬去学校。终于他的行为引起了父母极大的不满,在与家里大吵一番后,他狠狠地摔门出走了。他想他极度需要冷静一下。
 大学到底有什么用呢?以前亚瑟嫌中学太苦,要上大学了他又觉得不知所措。他一边想着,一边不知不觉走到了St James's Park。这里的秋日景色向来迷人,水天一色,泛红的树叶在池塘中的倒影清晰可见,远处的London eye缓缓运转。亚瑟在路边的长椅坐了下来对面就是St James's Palace了,他希望这边的美景能缓解他繁乱的心情。时不时有鸽子从他头上飞过,松鼠不停跳到长椅上来,好不快活。
 亚瑟抬头享受英格兰这个季度最后的阳光,不远处一位黑发少年却吸引了他的注意。那少年一看便是东亚国家的人,黑色的短发在脸颊两侧服服帖帖,眉宇间透露着迈入成年之前未脱落完全的稚气,琥珀的眸子聚精会神地盯着草地上跳来跳去觅食的松鼠。他的眼神出卖了他喜欢毛绒绒的萌物这一事实——他手里拿着相机,时而侧身弯腰,时而抱膝半蹲,时而跟随着松鼠的步伐跳来跳去,把相机凑到松鼠身前按下快门,却总是扑了个空。几番拍摄特写未果后,他的脸上露出自暴自弃的表情,干脆等到松鼠来的时候跳上前大喊一声把松鼠吓跑。
 亚瑟不禁觉得这个浑身上下透着中二感的少年有些可爱,他出声叫住了正在不遗余力吓跑松鼠的少年:“他们跳得可快了,你这样是拍不到它们的。”“啊?您、您在跟我说话吗?”少年大概因为被外国人主动搭讪从而有些激动与尴尬,并为自己稚气的举动感到不好意思——果然是犯中二被人当怪物了!“是在叫你啊,把相机给我,我帮你拍。”亚瑟拿过相机,蹲下身子等待松鼠经过,一边努力回想着他爹拍摄松鼠时说的技巧一边讲给菊听:“你这样跳来跳去,它们早被你吓跑了。你要轻轻靠近他们,等着它们过来,不要特意去拍,等它们无视你的存在的时候就随便拍好了——”正说着一只松鼠从树上跳下来,吃起了地上的松果。“好机会!就是现在!不要大意地上吧!”亚瑟按下快门,然而他刚刚一声大叫早就把松鼠吓回了树上。眼见自己在外国友人面前装逼失败,亚瑟气得恨不得马上回家把教他怎么拍松鼠的老爹狠狠抽一顿。
 “啊……您好歹拍到了一个高清的背影啊,先生。”那位少年出声安慰他,却让亚瑟更加挫败了。他凭着不肯服输的自尊心举着相机带那位少年一起绕着St James's跑了大半圈,再走几步就能到皇家骑兵博物馆外的沙滩了。在惊起了池塘边一大群鸽子、把刚上岸散步的鸭子又撞回了水里、一头扑进花丛吓得在花丛边的天鹅直接飞回了池塘以后,折腾到太阳快下山了,亚瑟好不容易拍着了一张高清的松鼠正面照。旁边坐在草地上野餐的一家子天朝人民见证了这一切,刚刚考上大学的儿子说:“我的妈哟,我一直就觉得英国人脑子有洞阿鲁。这俩人大龄中二病得治啊。”
 亚瑟把相机递给那位少年,对方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叫他说什么好?抓拍了一堆没用的鬼玩意,回去他还得一张张删,但好歹终于是拍到了松鼠。他不禁心想不是传说中英国人都是很高冷的吗?他遇见的这位长相英俊看起来高贵冷艳男神范十足的少年实际上就是个猴子派来的逗比啊。英国人民难道都如此热情?他向亚瑟道谢:“今天真是太麻烦您了!耽误了您这么多时间,真是让您费心了,这可怎么好意思啊……您的拍照技术真好,在下受教了。”
 “没什么没什么,反正我本来就在外面闲得没事干……”他们两人一起在草地上坐了下来。亚瑟问:“对了,我叫亚瑟.柯克兰,就是伦敦本地人,你呢?”
 “在下本田菊,从日本来。”菊对他礼貌地笑了笑,“请多关照,柯克兰先生。”
 “不用这么叫……”被菊叫的如此生疏让亚瑟很不自在。“叫名字就好。”
 “那么,亚瑟先生,也叫我的名字吧。”亚瑟看到菊的笑颜,一瞬间心里的某处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样亮起来了一般。他连忙应道:“嗯……菊。”说完却觉得自己脸上烫了起来,好在天逐渐黑了。
 “亚瑟先生,怎么一直待在公园闲逛呢?”
 “唔……因为不想回家啊。”亚瑟迟疑了一下,想到菊本是与他毫无交集的人,竟能够无所顾忌地将自己的心事倾吐而出。“我和家人吵架了,其实就是我不想去大学。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上大学前我老嫌累,想上大学,可是真的要上大学了我又不想去。”
 “这样嘛……在下还只是马上就要高三的学生而已。也许理解您此时的苦处不太现实,但在下目前心里也只想着能马上考上大学就行。”
 “诶?原来你才马上要高三吗?”亚瑟因为菊比他低一级而感到莫名兴奋,这让他有了一种身为学长的优越感。他抬头看着天上的星星,风在夜色中与树叶游走嬉戏。“我要是能做一辈子中学生就好了,可是实在太累了。”
 “在下不是听说英国等欧美国家的学生向来是中学过得很轻松吗?”菊表现出些许羡慕,“不像在日本或是中国这些国家,学生总要背负着沉重的课业。”
 “其实在英国也一样的。”亚瑟想了想回答道:“那些轻松的学校是大多数,若是想名校,那一早就得去管理严格的学校,它们往往昂贵且学业负担沉重,基本就是向名校直接输送人才了。我是Harrow School毕业的,马上要去Imperial College London了。”他顿了几秒又说,“想想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东亚国家的考试制度反而让每个学生有了相同的起点呢。”
 菊震惊于自己遇上了一个出身优良的学霸:“您原来是丘吉尔的校友呀,可真了不起。看来是在下见识太浅薄,身在福中不知福了。”
 “可我觉得读了有什么用呢?”亚瑟索性躺在草地上。“我为什么不能像大多数学生一样活得轻松点呢?我也未必就是个要得诺贝尔奖的人,将来能找到工作不就可以了吗?”亚瑟抬头数着天上的星星,“我可真希望自己像星星一样啊。你想,地球从诞生到现在46亿年,倘若将它比作1分钟,那从人类到出现只能是第59秒。天上有这么多星星,谁知道它们离我们有几百万光年,我们看到如今的它们是否已经是几百万年前的样子。宇宙如此浩大,我的生命不过是白驹过隙,我何必这辈子一定要活得那么辛苦呢?”
 菊也躺下来看着星星:“但是在下只觉得,如果您年轻时活得轻松,以后就会辛苦。”他侧过头看着亚瑟对他笑着,“您现在的辛苦为的是以后能够更优雅和有尊严地活着啊。”
 “我以前觉得自己目标可坚定了。”亚瑟伸出手试图去触摸星星——尽管他明白这是徒劳。“以前我觉得我一定得努力上个好大学,可是真的有了这么一天我又开始思考我做这些到底为了什么,真的上了Imperial College London就可以了吗?我这辈子就想要这些吗?很多人听了应该要说我不知足,但人果然是什么都得到了,也就什么都失去了。”
 “您说这些可真是羡煞在下了。”菊背对着亚瑟闲得发慌地数起了天上的星星,“您知道吗?在下此次来英国就是特地为了考雅思以后备用的,因为英国本土更容易考出高分。日本人本身英语不好,考场多少存在压分,您也该清楚。您所纠结的这些可是在下想纠结也没机会的啊——当然并非说您不知足,只是在下现在的拼搏就是希望自己也能有个纠结这些的时候吧。您看天上的星星多好看,它们离我们不知几个光年。为了能让我们今天看见这片璀璨的星空,它们要穿越好几公里的大气层。能够看到这一瞬,也好过没看到过啊。”
 亚瑟不再说话,只是静静仰望星空。以天为幕,以地为席,星空灿烂,夜空深邃,万点繁星如撒在天幕上的银珠般闪烁着层层银辉。良久,他开口道:“我也并不是没有想过自己要做什么。我很希望能成为一位科研工作者,我想一辈子能静心做学术就好了。但是想到自己要进入大学了,以后会与社会接轨越来越多,我就怕自己的理想会越变越功利了,想想就不想读书了。”
 “您知道吗?搞基可以让人爱上读书!”菊的语气变得兴奋起来:“书山有路搞为基,学海无涯基作舟,基基基基基作舟!”他大概是想让亚瑟转移如此沉重的话题,于是即兴唱起了Rap。亚瑟一口水都快喷出来了:“卧槽,你唱的是什么鬼?”
 “伊丽莎白鼠在B站上的成名作,四大欠王都翻唱过。您没看过吗?要么在下唱给您听?”菊顿时来了兴致,亚瑟感到十分好奇,便点头同意了。菊像打了兴奋剂一样唱起rap来:
 “Hi you guys~
I`m a fucking African Michael jack!
and today,
it a story of how to do to the gaoji
it`s a tory of how to set your body free
make you fall in love in day one,two,three!
Yo it`s a grade-one rule goes primary
Big crowds heard with your memory
So here I here I go,go,go
Learning`s something you won`t say
Why not be a fucking gay?
Fa♂Fa♂Fa♂Fa♂Fucking gay!”
 亚瑟伏倒在草地上已笑软了,他觉得菊真的是太可爱了。他也跟着情不自禁唱了起来:“they say 74 is unreasonable!
coz` Chinese kids are so remarkable!
learning everything which is unreliable!
masturbated 12 years oh unbelievable!
You guys need the avocation and the motivation
You guys must get stronger to prevent the ejaculation
You guys need some shitty stuff to get the inspiration
It`s a new word called Gaojilation!”
 唱完一曲以后他跟菊一起躺在草地上捧腹大笑,笑声好似能透过星空飘到几万里外的银河系去。“我说菊,你可真是我的开心果啊!”
 “您这么说话让在下有种您是皇阿玛的即视感。”说罢两个人又笑了起来。
 “托你的福,我现在觉得心情好多了。反正纠结下去也不是个事,大学还是得去的,以后再说吧。”亚瑟从草地上起身,“今天好像太晚了,你住哪里,我送你回去吧?”
 菊也站起来抖了抖身上的草:“亚瑟先生现在打算回家去了吗?”
 “嗯,是啊,反正气也消了。不能不面对现实吧?”
 “但是……”菊迟疑着,“在下以后明天见不着您了该怎么办呢?”
 “啊,说得也是。”亚瑟连忙掏出手机来跟菊交换联系方式,“认识你可真是开心的事啊。”
 “在下也是,荣幸之至。就像抬头仰望星空看见星星一样,于浩瀚的宇宙中能够看见现在眼前的这一颗多不容易啊。”
 亚瑟被菊说得不好意思,但菊正说出了他心里想说的话。“我也一样。”
 “比起这个,”菊从自己的书包里拿出一本星空封皮的笔记本递给亚瑟,“正好您纠结大学以后该怎么办,在下也想到高三就头疼,不如在下回国后,我们来写交换日记怎样?”他的脸微微红了红,“虽说是个很任性的请求,这毕竟更像女孩子做的事……”
 亚瑟接过日记本,楞了一会儿,明白了菊的用意,笑着同意了:“好啊。”
 菊没料到亚瑟同意得如此爽快,他本来还想再多说几句,他看着亚瑟在星空下纯净的脸庞,忍不住笑得开怀:“那么,请多指教!”
 宇宙无穷,人生有限。但若得一人携手并进,也不怕内心空虚失了方向吧。

评论
热度 ( 9 )

© Thanato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