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atos

APH菊厨英厨枢轴厨岛国领|博爱无节操无洁癖本命随便拆逆|攻控攻本命,爱他就要让他攻!
双部党,喻王党,楼台蔺苏常刷2333333
菊家战国史和幕末超喜欢啦可惜没什么同好……Koei好好好,信野大法好~信长公本命,战国三信心头好,刑部初恋。
无论在哪都是本命冷门的通吃博爱,吉三也许是唯一很洁癖的了……

温柔

*APH朝菊版深夜六十分

*岛国娘同盟,莫名其妙的鬼玩意。配图随手画的普罗旺斯。

01.

  你知道普罗旺斯的薰衣花海在哪里么?

  最初相遇时,那甜过糖果的日子,多想回到过去,再爱一次。

  她那时那样问过她,她说她喜欢法国,她最爱那普罗旺斯淡紫色的薰衣花海,多想沉溺于其中的温柔和暖,逃离束缚,带着心爱的人一起,幻成一尾鱼潜入那无边的花海里,不出来。

  她笑得明朗清脆,毫不掩饰眼中的喜悦,说好呀,说好了,以后你在的地方就是我要去的方向。

  她说喜欢她如大和抚子一般温柔娴雅,其实她自己才是个温柔的人。英格兰的子民生来就对着一衣带水的邻居有种难以言喻的偏见,她却执意要陪她踏上普罗旺斯的土地。

  那年少时许下的诺言,又何尝不像淡紫色的薰衣草那样让人心驰神往呢。连她说话时凝视着爱人的眼神都是那般温柔令人心醉。

 

02.

  只可惜,生活却始终不像彼得.梅尔笔下的《重返普罗旺斯》那样美好。

 

03.

  她独自一人面对着苍凉的夜空,寂寥的寒月,月亮很大很亮,却不知道它照到了哪里,她也早就感觉不到风吹在脸上了。

  --Rosa,你在哪里仰望呢?

  --Rosa,你在哪里仰望呢?

  --Rosa,你在哪里仰望呢?

  --不是你曾说,未来会随着我一起去普罗旺斯的薰衣花海么。我自以为那是永久,却没想到如此地昙花一现。

  --我还曾在心中默念,将来亲自为你买下最好的尼康的单反相机,那片紫色的花海足以让你照个够了。你说要是我以后对着花海写生,你在背后拿相机照下这一切该是多么惬意呢。

--[樱,对不起,我们不合适。]这最直接的理由谁都会说,分手可以有一千种理由,她却独爱这句,成全人随便在一万个悲剧里都是主角的这句。

  她拿出曾在两人都还未到合法婚龄时送给她作为求婚信物的那一对水晶扳指的其中一只,举起来想要摔碎,却还是放了回去,任它折射着月亮惨淡而凄冷的光。

 

04.

  承诺就是一句Fuck you,人人都会说,却没人能够做到。

  也许纯粹的美好注定转瞬即逝,这个嘈杂的世界里没有那过分纯净的感情的容身之地。曾经的温柔好似变成了一把把软刀子,捆绑在心头,无法释放。


05.

  再后来的后来,她独自一人搭乘飞机飞往了遥远的普罗旺斯。然后像彼得.梅尔一样,开始了普罗旺斯的山居岁月。那里有数不完的淡紫色薰衣草,她终日与它们为伴。她好像张爱玲隐居在美国一样,再不过问世事,再不向亲友透露消息,再不呼喊某人的名姓,再不记得那人是谁。

  很多很多年以后,也不知道到底是过了多少年。她独自一人坐在那片淡紫色的薰衣花海里,纯净的风吹过,带来一丝淡淡馨甜的气息,好像能把人融化。她像是被这些温柔的薰衣草同化为了一体一般。想来在那个她还可以被称作少女的年纪,那个与她同岁的深情地厌恶着法兰西的少女还大言不惭地说为了陪她去普罗旺斯要努力学好法语呢。

  她笑了笑,只是摘下手上的扳指,高高地抛向了身后。

  在她身后,一片花开。



评论
热度 ( 2 )

© Thanato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