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atos

APH菊厨英厨枢轴厨岛国领|博爱无节操无洁癖本命随便拆逆|攻控攻本命,爱他就要让他攻!
双部党,喻王党,楼台蔺苏常刷2333333
菊家战国史和幕末超喜欢啦可惜没什么同好……Koei好好好,信野大法好~信长公本命,战国三信心头好,刑部初恋。
无论在哪都是本命冷门的通吃博爱,吉三也许是唯一很洁癖的了……

给恋人的信

*APH朝菊版深夜六十分
*照样帝国理工的那个设定,魔性预警,假如大二暑假背后的拥抱那个设定不存在的话(滚)
已经放暑假了,学校的学生们陆陆续续回了家——包括菊在内。帝国理工一下子变得清静起来。弗朗西斯走的最早,他说已经迫不及待回家找漂亮妹子浪去了。当然特意留在伦敦玩几天再走的学生也不是没有,比如阿尔弗雷德走的时候简直恨不得把整条牛津街都塞进行李箱带回家去,差点撑爆了自己的行李箱。亚瑟在他临走前去他房间两人一起乒铃乓啷地折腾了半天也无能为力帮他把所有行李塞进那一个箱子里。亚瑟无奈地把能装进袋子和提包里的东西都拿出来:“你多拎点手提行李走行不行?反正你人傻牛劲大。再说你都买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鬼玩意?”亚瑟对着阿尔要带回去的一堆东西嗤之以鼻,“你居然买了一大盒子Fudge?天,这玩意就是吃刚出炉的好,带回美国你不怕化了?Union Jack的羊绒披肩?拜托!这批发货就是拿来坑你们外国人的,再说你一个大男人要什么披肩啊,你还打算学伊万当围巾来围?哈利波特的魔法袍……哦亲爱的阿二肥雷德,与其你花个六七十英镑去国王十字车站买这玩意,不如让王耀上他们淘宝帮你买个爆款算了,还便宜。”
这动静惊动了隔壁的伊万,他笑呵呵地拿着水管过来说:“直接全砸碎了不就好装了?阿尔君舍不得下手的话我不介意帮忙哦。”“蠢熊你干什么!”阿尔弗雷德当机立断地挡在了面前。“Hero不会让你跨过一步地!休想碰我的行李!”“喂喂喂我说你们两个白痴不要吵了!怎么都是我一个人在收拾行李啊!”正当三人闹作一团的时候,楼下的王耀上来了,一脸不屑地看着他们:“你们吵什么阿鲁?不就是个行李吗,我来帮你装好了,真是蠢死了阿鲁。”
接下来亚瑟、伊万和阿尔弗雷德就目瞪口呆地看着王耀三下五除二地将阿尔的一堆行李规整放好,不放过任何空间地把衣服鞋子书帽子糖果甚至邓布利多的魔杖等一堆东西全放进了那一个行李箱里。收拾完后王耀起身说:“这不就好了吗?你们年轻人真是浪费,一点不懂合理利用空间,永远不要低估一个箱子的潜力啊。我给弟弟妹妹带了一堆礼物,也就正正好好装了限重的三十公斤阿鲁。”
亚瑟看着王耀哼着小曲走下楼去,满脸黑线地对阿尔弗雷德说:“我说阿尔,我觉得自打认识王耀以后,我已经各方面都被碾压了千百回了。真是丧心病狂。”“我同意,完全同意。”阿尔弗雷德吓得汉堡都要掉了。
于是这栋住了五个人的寝室楼现在就剩下了亚瑟和伊万两个人。在公共活动室写作业的间隙, 亚瑟不禁问伊万:“我说伊万,你暑假为什么不回家?”
“嗯?呵呵~”伊万很直白地回答了:“因为不太想见到家人呢。不过亚瑟君倒是奇怪了,你不想回家我可以理解你也不想跟家人待在一块,而且你本来就是伦敦人。但是——”伊万俯下身子盯着亚瑟笑,“你居然不跟着你的小菊一起去日本玩,真是把我吓了一跳呢。”
“笨蛋,说什么鬼话啦!”亚瑟露出一脸不耐烦,“我是那种人吗?我留下来当然是想好好读书,读书!”亚瑟虽然嘴硬,脸上却不禁浮出一丝红晕。他当然想跟菊一起去日本了,正好还能见见家长……呸什么鬼,只是去日本旅游而已啦!他只是实在不好意思跟家人开口说他仅仅因为舍不下自家恋人而想陪他在暑假一起回日本。亚瑟甩了甩头发,嘲讽似的看着伊万:“伊万你才是,你这个大魔王是被你家人嫌弃驱逐出来的吧?”话刚说完,伊万紫色的瞳孔就散发出诡异的光芒,接着“啪”的一声亚瑟坐着的椅子裂开来,他连人带书一起跌在了地上。伊万好心情地站到窗边打起了电话:
“阿尔君?已经平安到家了吗?你坐的飞机没坠机真是可惜。”
“小耀啊,中国天气还好吗?一直很喜欢中国的风景呢,你愿意寄点明信片来吗?”
“弗朗君啊,哦,你问亚瑟啊?他刚刚摔着了还没缓过来呢。你有话要跟他说吗?哦好的,亚瑟君,弗朗西斯说祝你灵车漂移。”
“告诉他等他葬礼时老子带菊一起去他坟头蹦迪!”亚瑟坐到另一张椅子上愤怒地大喊,不过刚刚听到伊万说到明信片,他倒有了主意。他为什么不每天给菊写一张明信片寄出去呢?这可比写日记有趣多了。他想着就回房间找了一张红色电话亭形状的明信片,贴上Royal Mail的国际邮票,开始寻思着要写点什么好。
“这么多年,这么多人经过了我的生活,可是为什么偏偏是你,看起来好像最应该是过客的你,在我心中占据了这么重的地位。现在,就是此时此刻,我需要你。”亚瑟下意识想到这么一句最能反应他此时心情的话,却又觉得太过肉麻煽情于是划掉了。他想了想还是在明信片上写下:“菊,你在日本一切都还好吗?时差倒过来了吧?代我向你家人问好。伦敦这边今天阳光灿烂,你要是在就好了,不用再像平时担心下雨了。今天我本来打算写会实验报告,结果怎么都找不到,真坑爹。我不太想回家,懒得被我爸妈和我姐念叨。伊万也跟我一样没有回家,说是不想见到他家人,我看八成是那个白痴自己性格恶劣被家人驱逐了吧!还有,今天弗朗西斯那个混蛋居然打电话来说祝我灵车漂移,我看等他死了以后我准得上他。”本来亚瑟想写“上他坟头蹦迪”,结果他大脑一抽风想着菊的事太入神就忘了写完直接点了句号。他觉得明信片太小了,小到让他根本不够写,他只能尽量把字写小。
亚瑟绕到学校门外把明信片扔进邮筒,走回寝室楼下后却发现一位少女直直地站在那里。她长着亚麻金的长直发,头戴一个大大的白色蝴蝶结,生得一副极具种族优势的东欧美人脸孔,只是看起来过于清冷了些。出于绅士风度,亚瑟礼貌地走上前向她搭话:“您好,小姐,请问您找谁?”
少女转过头来看着他,晶紫的瞳仁让人感到一丝寒意,她幽幽开口道:“我来找我哥哥的。”
“呃,是伊万吗?”亚瑟心想难怪她看上去那样眼熟,“他现在不在,要么您先进休息室——”他话还没说完,只见少女撒腿往另一个方向追了过去,亚瑟转头一看,果然是伊万回来了。伊万一脸煞白扭头就跑,边跑边大叫:“娜塔莎!你来干什么啊!你还是回去吧啊啊啊啊啊!!!”
“哥哥,不要跑!我就知道你在这里,所以我来找你了,你快回家和我结婚结婚结婚结婚结婚呵呵呵呵呵呵……”叫娜塔莎的女孩子浑身上下散发出一阵与清丽的外表极为不符的鬼畜气息,像装了定位雷达一样追着伊万跑去。伊万气喘吁吁地躲避着娜塔莎的追赶,亚瑟完全搞不懂这什么状况,卧槽结婚?这是亲妹妹?能干的妹妹?这尼玛不是只发生在二次元里的事吗?他从来没见过伊万这么惊惶失措的样子,这人是伊万么?他几乎想要报警了。愣了几秒以后,亚瑟心想不能见死不救,于是也追了上去,对着前面的娜塔莎大喊:“等等!娜塔莎小姐!有话好好说,别追啊!您不能跟伊万好好坐下来喝杯茶吗!快别跑了!我帮你们联系德国骨科啊!”“亚瑟我去你大爷!”
折腾了一番之后,亚瑟看着被强行绑回家的伊万,心里为他点起了一万根蜡烛。他又拿了一张明信片写给菊:“我收回我早上说伊万的那句话,我刚刚看到他妹妹来了。菊我跟你说啊这梗你绝对可以拿来画一年的本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要笑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伊万也有今天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妈个鸡你为什么要回家啊你为什么没看到今天这画面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笑得手抽字写的烂你就忍忍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结果写了半天他也没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光是哈哈哈哈就把整张明信片占完了,他平复呼吸以后又一次走到邮筒边把明信片扔了进去。
就这样亚瑟一个人留在了学校,他照例每天寄给菊一张明信片说着今天发生的所有事。不是今天和弗朗西斯打电话从头对骂到尾,就是大清早刚起来还在深夜的阿尔弗雷德就给他打电话哭诉晚上看了恐怖片吓得睡不着,或者是今天读了本喜欢的书,写了植物学的课题,以及该死的实验报告怎么也找不到。唯独他不愿提也不愿承认的事就是他很想念菊,想念的紧啊,恋爱中的年轻人即便分开一两天都好像度日如年似的。当然菊并不会在意这些的,因为亚瑟不知道他的损友们早就跟菊把他与菊分别时各种茶不思饭不想的老底卖了个干净。
从伦敦寄到日本的明信片大概要10天以上。这天亚瑟正在房间里看书,却接到了菊打来的电话,亚瑟几乎在看到来电人名字的一瞬间脸上的温度就腾一下上去了。他接起电话,第一句话就是:“你干嘛打电话来啊?国际长途很贵的诶!我不是担心你的话费,我怕我话费打完了过不完这个暑假。”
“亚瑟先生,在下虽然觉得假期里比起打电话,寄信或明信片给您更加有情调一点,但是因为事情紧急,就打电话来了……今天刚刚从自己的书包里发现了,您暑假要写的实验报告上次在图书馆时放在这忘拿走了……”本来接到菊的电话应该高兴才是,结果听到这个消息亚瑟整个人心都瓦凉瓦凉的。然而,他此时的头脑运转格外迅速,他灵机一动,几乎是对着电话大喊:“那,那你寄过来太耗费时间了。不如我跟我爸妈说让我去日本拿吧!”
“诶?您……在下本来只是想说拍照给您,让您重新誊写一份……”菊显然被亚瑟的话吓了一跳,“您居然要亲自到日本来拿?不至于吧?”
“不不不,菊,你听我说!”亚瑟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我们那个实验报告老师就发了那么几张册子,他只让我们在那本册子上写,不让造假。上面是有他亲手盖的水印的,用稀释的10%高锰酸钾溶液浸泡4小时再用夏至那天的阳光晒干后到火上烤了才能看得见,对对对就是这样!所以我再写没有用,我得亲自去你那里拿。我本来也不想的,但是导师要求实在太严格了,不然我下学期一定会挂科的,会挂的比我做梦梦见的物化还惨……”亚瑟觉得他为了给自己找个光明正大去日本和菊一起度过暑假的理由也是拼了,要是此时他那几个损友在这估计都该为他的恬不知耻笑成傻逼了。他又更加不要脸地故作可怜地补了一句:“那个……要是我去会给你带来困扰的话,你不用特意接待我也没问题,反正我只是去拿报告,以后我们相处的日子多的是啦……”
“哪有!”菊在电话那端笑了起来,“您能来我很高兴,您定好了时间请务必告诉我,我会去接您的。那么,暑假愉快哦,亚瑟先生。”
亚瑟挂了电话,激动得一跳三尺高。他立马往家里打电话商讨订机票去日本的事,理由当然是作业忘在同学那里要去拿回来,却一直没人接,万般无奈之下他只好拨通了罗莎的手机:“喂,罗莎?你在哪呢?家里电话怎么没人接啊?”
“啊?你不是毛病多不回家吗,我跟彼得就和爸妈一起出来旅游了,正好趁着你不在,一家四口难得聚聚。我们现在在佛罗里达呢,你有啥事快说,我国际长途贵得很呢。”罗莎正躺在沙滩边晒着日光浴。
“…………我到底是不是充话费送的啊?”亚瑟欲哭无泪,整个暑假似乎都在跟他作对。但是想了想,他现在终于有了正当的去日本见菊的理由,简直心花怒放。
当然等亚瑟终于到了日本以后一起和菊当面收到了他第一天寄出的那张明信片时菊看到亚瑟脑抽没写完的那句“等弗朗西斯死了以后我准得上他”如同打了鸡血一般yooooooo着决定出本子而亚瑟暴跳如雷地怒吼“你听我解释!这是我手抽脑也抽了!”神马的事都是后话啦。

今天的亚瑟.柯克兰也觉得整个暑假都在跟他作对啊。
评论
热度 ( 6 )

© Thanato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