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atos

APH菊厨英厨枢轴厨岛国领|博爱无节操无洁癖本命随便拆逆|攻控攻本命,爱他就要让他攻!
双部党,喻王党,楼台蔺苏常刷2333333
菊家战国史和幕末超喜欢啦可惜没什么同好……Koei好好好,信野大法好~信长公本命,战国三信心头好,刑部初恋。
无论在哪都是本命冷门的通吃博爱,吉三也许是唯一很洁癖的了……

五月雨(一)

*嗯这是说好的准备把今天写的六十分《和歌》给扩写出的长篇……大约是W学院的大家在毕业季各奔东西的故事。大概打算写14章左右?取标题废因为开头是五月所以就叫五月好了。
*非常流水账且不明所以且矫情慎入。亚瑟第一人称视角,菊很可能不是出场最多的,应该前几章都并没正式出场过……慎入。
*CP只有朝菊一对,其他出场的角色即便看起来关系再近也并不是CP,最多有个别不影响剧情的轻微单箭头罢了。
*每章节的标题与月份有关,文中时间与三次元同步。

01.星花
“话说我也快要去办签证了。”
“啊,什么时间?”
“这不重要吧,反正我总有一天是要走的。”
已经五月了,但是却没来由地冷。风夹杂着忐忑的雨滴疯狂坠落,仿佛嘲笑着我这样因为疏忽穿少了的行人。我一边帮身旁的弗朗索瓦丝撑着伞,一边禁不住冷的微微发抖。“啧,真冷啊,早知道今天多穿点出来了。”
“啊,是啊,而且还下雨,姐姐我最烦低气温的雨天了。”弗朗索瓦丝甩了甩褐色的头发,小声抱怨道:“头发都打湿了,真是……本来今天想回去看直播70周年红场阅兵呢,偏偏碰上这鬼天气,等到现在早就结束了。看来只能等重播了。”
“直播抗战70周年的俄罗斯阅兵吗?我好久没开过电视了。备考繁忙习惯了,完全改不过来了。”我看弗朗索瓦丝被伞尖上落到头发上的水滴弄的十分不愉悦,又把伞倾斜着撑高了些,好让伞尖上的水滴不至于打湿她的头发。
“这地方的雨总是不干脆的,你觉得要撑伞,可是等伞到手了雨又小了。”弗朗索瓦丝说。
“还是头一次听到这样的形容,你为什么这么说?”
“以前听别人这么说的,当时我没带伞,那家伙正在给我送伞的路上。后来伞送到了,雨还真不太下了——好像那还是去年的今天来着?当时天还挺热的,今年五月怎么这么冷啊……”
正这么说着,又是一阵冷风卷着雨滴吹过,我不由得打了个寒噤,下意识地用空闲着的手臂护住了手里抱着的几本书,还好没有被雨沾湿,谁让这是某个混蛋损友借给我的他宝贝的书——弗朗索瓦丝见状笑笑说,“哟,是阿尔那个死小子借给你的恐怖故事集吗?”
“是啊,那丫说这两本超级喜欢,在学校晚上闲着没事干就看这个。他非得叫菊拿给我的,要我一定看一看。可不是怕淋湿了不好交代么。”提起那个如此令自己在意的人的名字,我明显能够感觉出自己心跳好像加快了一拍,本身心脏没毛病都能轻微痛了一下似的。
“诶,果然世间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以前阿尔还总是死缠烂打要人陪他看鬼片来着,没想到现在都敢一个人半夜看鬼故事了。真是时过境迁。”弗朗索瓦丝掩口轻笑。“就像这红场阅兵吧——虽然我还没来得及看就被网上剧透了一脸——说是中国解放军在阅兵时唱《喀秋莎》,有人评价这事时说,大家都不懂事的时候也曾兵戎相见,大家都艰难的时候也曾肝胆相照。后来时过境迁,都成熟了会来事儿了,表面和和气气暗地互相算计。恰逢一个好日子,大家都高高兴兴,不如就送给你一首你曾经教会我的歌吧。可是即便如此,他们依然是脚踩世界的黑三角中强势的两个,从未改变呢。说来姐姐最近在玩的那个养成单机美少女游戏也是啊,我都强行让我女儿跟王子般的帅气汤姆苏学长分手了,结果他们还能做好朋友,还能见面打招呼,开开心心地去家里玩,状态显示也是独一无二的挚友……跟交往状态前一模一样,一点都没变。果然这游戏看的是编程吧。”
我不禁觉得好笑,这人玩游戏真是不按常理出牌。“我听过不少女生讨论这类的游戏,别人玩这种游戏都是巴不得女儿早点嫁出去,怎么就你非得要他们分手呢?”
那双鸢紫的眸子望向我流露出些许笑意,“为了好玩呀。就如人生无预设之目的,但你有绝对的选择自由。恋爱也一样,恋爱的存在本身无预设之意义,但并非无选择的意义,而我给它赋予的意义就是分手。为什么要分手?那不分手的意义又是什么呢?这游戏做的还不够强大,预设好重复执行的程序无非就那么几个,姐姐我看的都厌烦了。反正分手和不分手也都只是无数选项中的之一吧?”
“你总爱说些这样的话呢。”
“谁叫我喜欢萨特呢……扯远了,反正不过是玩游戏消遣,大不了读档重来好了。”
我心里意外浮上了菊的身影。游戏可以存档,可以重来,可以查攻略,可以告白再拒绝再重复执行相同事件,可以吵架后用修改器瞬间和好再重复着那些笑呵呵的日常问候,只要程序语言许可。可是我在玩的游戏却没有存档也看不到攻略本,更不要提修改器了。恋爱在开始之前是没有的,发誓永远在永远实现之前是不成立的。如萨特所言,存在无预设之意义,但并非无选择的意义,选择的自由在于我,可是萨特也说过,人是要受自由之苦的。
看着雨渐渐停了,我便收起了伞,甩了甩之后叠好收进了镂空蕾丝的伞套里,然后递给弗朗索瓦丝。“给你的伞,雨已经停了。”
“谢啦,你叠这么整齐,姐姐都舍不得再用了。”
我不满地瞪了她一眼:“白痴,你不用我叠它干嘛?”
“不及小亚瑟你心灵手巧。”她笑着看了我一眼。“那就这样吧,麻烦你送我了,你也快回去吧。回见。”
“嗯回见……哎,等等!”我出声叫住了转身准备上楼的弗朗索瓦丝。
“怎么啦?”那带着风淡云清笑意的鸢紫双瞳再次对上了我的视线。
“没、没事。只是……等你定好要走的时候,记得告诉我啊。”

评论
热度 ( 7 )

© Thanato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