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atos

APH菊厨英厨枢轴厨岛国领|博爱无节操无洁癖本命随便拆逆|攻控攻本命,爱他就要让他攻!
双部党,喻王党,楼台蔺苏常刷2333333
菊家战国史和幕末超喜欢啦可惜没什么同好……Koei好好好,信野大法好~信长公本命,战国三信心头好,刑部初恋。
无论在哪都是本命冷门的通吃博爱,吉三也许是唯一很洁癖的了……

失眠

*APH朝菊版深夜六十分
*魔性慎入,依旧帝国理工的设定,大约是之前写过的《信件》和《熟识》之前一点点的故事。魔性死蠢求不抽我(滚)

结束了一学期繁重的学业,离家一年终于回到日本的本田菊自然是受到了家人的热烈欢迎。父母和妹妹对他甚是想念,妹妹樱也即将升入的英国的大学,此时一家人团聚近乎完美。不过,这时候有一个说大完全算不上什么,说小又实在折磨人的窘境困扰着他。
他!失!眠!了!
对于倒时差的人来说这纯属正常,英国比日本夏令时晚了八小时,这时候的英国也就是晚上将近七点钟。而日本已经快要凌晨三点了,菊依旧没有任何睡意,早就过了睡点。你们能想象那种眼睛痛的要死却意识无比清醒死活睡不着恨不得抓耳挠腮然而越捉急越睡不着的悲惨境况吗?如果我们的小菊是个像写这文的逗比一样自我中心到极点的人估计此刻就跑去把全家人叫起来然后上客厅强迫大家一起听自己现场开钢琴演奏会了总之就是老子睡不着你们也不许睡,当然菊是个十分会察言观色不愿意给人填麻烦的人。既然睡不着就不要强迫自己入睡了,眼睛痛开灯起床也看不进书,盯着手机只会更加难受。此时此刻菊能想到的只有给大洋彼岸的亚瑟打去电话了。
菊起床站到了窗边,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向外发散而不要吵到家里的人,他拨通了手机,没过多久就听到了电话那边清亮的声线:“喂?是……是菊吗?”
“啊,亚瑟先生,晚上好。”听到亚瑟的声音顿时安心了不少。
“已经回到家了吧?话说回来……现在日本不是快凌晨三点了么?你怎么还不睡?”
“睡不着嘛,亚瑟先生,不然干嘛打电话给您呢?您也明白时差不是一时半会倒得过来的。”
“快去睡啦,再不睡时差更倒不过来了。”亚瑟还在帝国理工的寝室里,今天是学校集体正式放假前的最后一天,学校里的不少学生不是忙着收拾行李就是出门浪去了。
“哎,可是我可是难得打电话给您啊……因为过了睡点只能想到和您说说话了,要是您现在不方便的话……”菊的口气听起来略微失望。
“好……好啦!你把电话挂了,我给你打过去好了吧!”
“噗,您是在担心我的话费吗?”菊轻轻笑了起来。
“笨蛋,哪有!你话费又不是花我的。我们寝室楼新装了个路由器,我可以直接开Wifi打Voice Call给你……只是测试一下网速快不快而已。”
“您可别像上次一样跟我开着4G流量打了四个多小时Facetime自己还没发现……”菊很感激亚瑟的体贴,打国际长途时向来是亚瑟主动拨给他。
“你再提这事老子就搭专(拉砖)机(拖拉机)上你家拿板儿砖拍死你!”
“好好好,那我先挂了。”菊心下感叹自己的恋人真是微妙的傲娇。
很快亚瑟打了电话过来,“菊,家里人都还好吗?”
“嗯,我有个妹妹,比我小一岁,名字叫樱,很快也要去英国上大学了呢。”
“是吗?真好,她去哪里呢?”
“她很厉害哦,申请到了牛津大学呢。”
“牛津啊?真厉害。我家里有个姐姐,叫罗莎,比我大两岁多,在剑桥上学。呃……说起她我就一阵恶寒。学校里有个王耀,家里还有个罗莎,被学霸环绕的日子真不好过。”
“所以这是亚瑟先生放假也不想回家的原因吗?”
“说什么呢你白痴!我是那么小心眼的人吗?”亚瑟不满地哼了一声,“我是想假期留在学校好好学习!”
菊忍不住笑出声来:“亚瑟先生家里有个年龄相近的学霸姐姐,还有个比您小了十岁的乖宝宝弟弟,想来您夹在中间也必然总是不好过,难怪不想回家呢。”
“本田菊,”亚瑟的声音明显阴沉下来,“不说出真相我们还能做朋友。”
“您忘啦?我们本来也不是朋友呀。”菊听上去十分愉悦。
“切……王尔德说过最好的朋友就是恋人,所以我没说错。”
“王尔德他老人家说这个锅我不背。”菊和亚瑟彼此沉默了几秒,不约而同地在电话的两端里笑了起来。菊掩住嘴尽量使得自己的笑声不要吵醒家人。
“好了,菊,你困了吗,要不要现在……”亚瑟看了看表,已经快八点了。正想劝菊早点去睡,突然楼上传来一阵震耳欲聋的混杂着百分百给耳朵堕胎的电子乐响声,亚瑟不禁觉得整栋楼都晃了三晃。显然电话那边的菊也听到了响声,他还以为伦敦发生了地震。“亚……亚瑟先生!怎么了?”
“没事,不用担心。”亚瑟一边向电话里的菊报平安,一边打开窗户探头向上看。“日了狗了,八成是阿尔那个蠢货叫隔壁楼的基尔伯特到他房间一起唱K去了!卧槽,要放假了就一个个都跟脱缰的野狗似的。”亚瑟狠狠咒骂了一句,关上了窗子,尽量不让楼上那开口跪倒一片的神烦组的歌声飘到楼下自己的房间来。“抱歉,菊,有吵到你吗?”
“呃……不至于吵到我这边的人,您别在意,亚瑟先生。我只是能隐约听见罢了……”菊满脸黑线,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的“一吃一鸡”和“有本大爷才有宇宙”皱着眉头。“这是阿尔先生和基尔先生在一起唱歌?他俩的歌喉……真,特别啊。”菊特意在“特别”上加重了音节,他在电话这头都能听见那边震耳欲聋的神烦歌声,想必亚瑟的耳膜都快被震破了。
“亚瑟先生,”菊一本正经道,“在下流产了,是在下输了!”
“啥?!”亚瑟吓得差点把手机掉到地上,“是我的吗?不对,我们根本没……没做过啊……那你,你和别人?不对!你根本不能生啊!难道我一直以来搞错了你的性别?”
“咳……您别激动。是我说错了,您还记得我回来前听您弹了一曲钢琴吗?现在,我的耳朵要流产了。”
“哦……”亚瑟意会了,“我第一次听见这个形容,哈哈哈哈哈哈哈,下次阿尔唱歌的时候我就这么说他!”话虽这么说,亚瑟却不禁担忧阿尔能否理解这个比喻的弦外之音。正想着,突然听到门外穿来“duang~”一声巨响,电话那边的菊问:“亚瑟先生,又怎么了?”
“不知道啊,你等等啊,我出去看看。”亚瑟拿着手机走出门,心想会不会是吵到学校门卫来警告他们了?不至于吧,放假了学生们疯一疯也挺正常的……亚瑟不禁在心里咒骂,难得跟菊打个电话,阿尔还非得选在这时候叫上基尔伯特那个原曲粉碎机来制造噪音。当然,亚瑟不知道的是,以阿尔的眼光看来便是:卧槽亚瑟你个脱团狗天天秀恩爱老子都快烦死了啊好不容易菊放假回家了老子暂时不用看到你们虐狗了简直开心得想对着太阳放声大唱好吗!
亚瑟打开房门,上到三楼,只见王耀拿着中华锅狠狠往阿尔的房门上敲了一下。伊万拿着那被他称为物(mo)理(fa)学(xiao)圣(bang)剑(bang)的水管站在门口一副准备随时冲进门干架的战斗状态。房门里还不断传来吵死人的电子音乐,亚瑟几乎能想象阿尔在里面蹦跶的样子。“你们两个这是要干什么?”亚瑟不禁把手机的音响口握得紧了点,生怕吵到菊。
“如你所见阿鲁,不强行破门进去收拾这两个混蛋不行了。”王耀又拿中华锅往门上敲了一下。“咚”一声响,依旧不见里面的人来开门。“还是不行啊伊万,他们看来根本听不见敲门阿鲁。”
“那么只好直接把门砸碎啦~”伊万握紧了水管,笑得温柔,目带利刃。他转头看了看亚瑟,“啊,亚瑟君,在打电话哦?真是抱歉吵到你了呢……”虽然嘴上说着道歉的话,但他的口气丝毫没有歉意。
“嗯,对啊,打着打着就被你们敲门的声音吵到了,所以上来看看。”亚瑟无奈地耸耸肩,表达着自己的不满。
“哦,想也知道在和谁呢,真让人不愉快,好不容易放假了暂时见不到你俩每天出现在一起了呢……”伊万说着向王耀眨了眨眼,王耀心领神会,便凑近亚瑟拿着的手机故作夸张地扯开嗓子大喊:“伊万!网管呢!快去叫网管再加八个小时阿鲁!亚瑟说他今晚要通宵啦!”
“先生,需要特♂殊♂服♂务♂吗?”伊万扯着阴阳怪气的声音也凑近了亚瑟的手机喊着。
“卧槽,你们给我去死!”亚瑟气得赶紧跑回房间关上了门。他重新举起电话,“不好意思啊,有两条疯狗跑上楼乱叫去了……你没听见什么吧?”
在电话另一头的菊早就憋得眼泪都要笑出来腹部肌肉都抽搐不停了,他好不容易顺了顺气,“亚瑟先生,我居然失眠了会想给您打电话,真是错误的选择。”
“难道除了我你还有其他想打电话的人选吗?”亚瑟的声音带着一丝不容妥协的威压感。
“没,我觉得get了很多可以画作本子的素材,我今晚不睡了,等会就开始画本子好了!就画冰红茶组吧!”菊像打了鸡血一样充满了干劲。
“不准不睡,还有,你画那几个蠢货随便怎么组合都可以,就是不准画我听见了没!”
“您可是我最了解的人啊,画起来一定更加顺手……”
“画我和你可以,画我和别人不行,懂不懂啊!”亚瑟又补充了一句,“也不许画你和别人。”
“您可真难满足啊。”菊笑呵呵地调侃起亚瑟来。
亚瑟冷哼了一声,还没开口就听到楼上传来一阵翻天覆地的巨响,大概是伊万和王耀拿水管和铲子一起破门而入了?接着楼上就传来连续不断的打斗声和吵架声与音响混杂在一起,亚瑟简直觉得房顶都要被震塌了。
“发生了什么,亚瑟先生?”
“没事,菊,八成是他们又打起来了。你困不困?”亚瑟无奈地扶额叹息,“你要是困就挂了电话先睡吧,我看照这样下去你是铁定睡不着了。”
“晚了,我已经睡不着了。”菊寻思着到底是画红色组还是画冷战组还是金钱组还是干脆直接画黑三角一了百了。
“这样不行啊白痴,今天是你第一天回去,就姑且原谅你吧……”亚瑟的声音柔和下来,“下次再这么晚不睡,我可就不接你电话了。”
“那我时差要是倒不过来怎么办呢?”
“说是时差也不行。”
“那要是我实在不想睡该怎么办呢?”
“那也得在床上躺着。”
“要是躺着无聊呢?”
“数羊。”
“要是数羊也……”
“你怎么那么烦啊,哪来那么多怎么办!”亚瑟对菊偶尔的任性感到既可爱又无奈,“我不就是想让你别熬夜吗?”
“好的啦,听您的就是了。”菊心满意足地笑了,“亚瑟先生以前给我弹过德彪西的月光吧,您说那曲子适合催眠。我倒是很想听着您的琴声入睡呢。”
“切,早说嘛。我下次录几首给你。”亚瑟轻笑一声,“那么现在你要不要去睡……”结果楼上又传来一声巨响,亚瑟能脑补出汉堡与水管齐飞的场面。更糟糕的是,隔壁楼的罗德里赫按捺不住了,他打开窗户对着这边大骂:“大笨蛋先生!你们这恶俗的音乐真是吵死人了!今天我就要用肖邦钢琴曲来表达我的愤怒!”说完他扛着CD机到了窗台边,把音量开到最大放起了《幻想即兴曲》,亚瑟觉得这房子简直不能住了。
“弗朗西斯!弗——朗——西——斯!!”亚瑟探出身子对着楼下大喊,一楼的弗朗西斯探出头向上看:“怎么了亚瑟?大晚上的你叫哥哥我干嘛?”
“你个臭胡子难道是耳聋啊?你就没听到他们楼上都吵成那个德行了!你快去叫他们别闹了,再这样下去我怕连学监都要来了。我现在有事出去一下。”亚瑟把锅甩给了弗朗西斯以后就拿着电话跑去了几百米远到了学校的花园里。
“呼,菊,终于清静了。真是很对不起,那几个家伙一考完就发疯了。你那边一直都还好吧?没人被吵醒吧?”亚瑟连忙给电话那边的菊道歉。
“在下的失眠都被您彻底治好了……”菊想真是一场好戏。
“唉,都怪那几个笨蛋。明天我就揍死他们。”亚瑟恨恨地说。
“不必啦,亚瑟先生。大家考完了都喜欢疯一疯呀。”
“都快九点了,你再不睡那边就要天亮了吧?你没问题吗?”
“是啊……既然清静了,也是不睡不行了呢。”菊也意识到自己非睡不可了,他开玩笑般地给亚瑟提出了任性的要求:“不如亚瑟先生给我唱摇篮曲吧~”
“哈?什……什么玩意啊!”亚瑟脸上发烫。“不唱,我不会。”然而想到菊失眠严重实在有些可怜,他并不忍心拒绝。“那……那个,你躺到床上去吧,我给你数羊……可以了吧?”
“嗯……好啊。”菊强行掩饰自己小兔跳跳的内心,躺在床上将手机放在了耳边。
亚瑟环顾了一下,确保此时花园四下不会出现什么噪音。他看着天上柔和的月光,对着电话放低了声音:“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四只羊……喂,你笑什么啊?”
“没有,我只是想到了画本子的内容而已。”菊笑着说,“请继续。”
“真是的,要睡觉就什么都不要想,好好睡啊……刚刚数到哪了?十一只羊,十二只羊,十三只羊……”亚瑟逐渐放慢语速,声音愈发低沉柔和,他不知数到了多少,听见电话那头的人的声音渐渐带上困意,直到最后仅剩平稳的呼吸。他试探性地小声叫他:“菊?睡着了吗?”
“…………”回答他的只有那人均匀的呼吸。
“真是的,睡得真香啊。睡着了就好,嗯……晚安,菊。”亚瑟红着脸对着电话轻轻“啵”了一下,然后挂断了电话。“一直开着手机睡觉可不好啊,明天就快把时差倒过来吧,别再失眠了。”
然而一挂手机亚瑟整个人都石化了,他这才想起来从他离开宿舍楼跑出来开始wifi就断了,那么他刚刚……一直……在用自己的4G流量和菊打远洋语音电话,给他数羊数到他睡着…………
亚瑟觉得自己今晚也要失眠了,他一直在想怎么编出个好理由跟父母解释自己这学期为啥电话费花了这么多。

评论
热度 ( 17 )

© Thanato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