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atos

APH菊厨英厨枢轴厨岛国领|博爱无节操无洁癖本命随便拆逆|攻控攻本命,爱他就要让他攻!
双部党,喻王党,楼台蔺苏常刷2333333
菊家战国史和幕末超喜欢啦可惜没什么同好……Koei好好好,信野大法好~信长公本命,战国三信心头好,刑部初恋。
无论在哪都是本命冷门的通吃博爱,吉三也许是唯一很洁癖的了……

独占欲

*8.24 APH朝菊版深夜六十分

*有病慎入!改梗于《罗密欧与朱丽叶》

  从前牛津城里有两大贵族,本田家和柯克兰家。这两家世代就是仇敌,也不知道是他爷爷杀了她姥姥还是她姥爷上了他奶奶,总之仇就是这么结下来了。这两家一见面就火星撞地球,经常在城里械斗。搅得一心致力于维(wei)护(kong)世(tian)界(xia)和(bu)平(luan)的牛津城王子阿尔弗雷德心力交瘁。
  然而到了如今这一代,柯克兰家的独生子亚瑟却无心向往暴力运动。他品学兼优,为人端庄,是个大家都很喜欢的小伙子。他并不在意和本田家的仇恨,他只希望人生平安美满。他有两位最好的朋友,一位叫基尔伯特,爱好是遛鸟。另一位叫弗朗西斯,爱好……也是遛鸟。嗯,你们懂的。总而言之亚瑟完全懒得跟本田家的人决斗,他最喜欢的事情就是跟基尔伯特和弗朗西斯三个人愉快地在太阳下的牛津城肆意奔跑。
  有一天亚瑟看上了城中一个叫罗莎的姑娘,苦于罗莎对他并无好感。弗朗西斯建议他说,不要怂,单纵就是干。亚瑟说我去你大爷的谁都像你一样人形自走炮。后来基尔伯特打听到罗莎要去参加本田家的假面舞会。亚瑟说走我们上吧,不要怂,单纵就是干!三人各自戴上了面具潜入了本田家。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亚瑟没遇到罗莎,却遇到了本田家的独子本田菊。他和菊并不知道对方的身份,在摘下面具的一刻,他们彼此被对方深深吸引住了。亚瑟心想,卧槽我特么原来是个基佬么?这个世界真是太可怕,太可怕了。
  亚瑟走上前,对菊邪魅酷炫狂霸拽地一笑,问道:"先生,约么?"
  菊听到如此直白的表白不由得脸红低下头,当他再度抬头直视亚瑟的时候,他的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块肥皂。他目光坚定地看着亚瑟答道:"在下……约。"
  可惜好景不长,菊和亚瑟很快知道了彼此的身份。菊对此感到十分惊惶失措。"在下……在下怕是不能和您约了。抱歉!柯克兰先生……本田家的人若是知道了一定会对您出手的,就请您就此和在下各自找个合适的姑娘结婚吧。"
  然而亚瑟并无法因此摆脱对菊的深深爱慕。这么多年,这么多人经过我的生活,为什么偏偏是你,看起来好像最应该是过客的你,在我心中占据了这么重的地位。 
  现在,就是此时此刻,我需要你,我需要感觉到你,我需要被你爱被你关怀。我不希望你属于他人,我需要你只属于我,我需要你在我身边。我想要的,不只是一夜,或是一天。
  而本田家那边,菊同样不好过。为了Peace and love的阿尔弗雷德王子来到本田家提出希望两家结为亲家……不,当然不是他来求婚了,那个年代男男结婚你特么在逗我么?他愿意将自己的妹妹艾米莉公主嫁到本田家与菊成婚。本田先生和太太对这桩亲事很是满意,命令菊下个月就娶艾米莉过门。此时此刻,菊才觉得自己深爱的唯有亚瑟。他厌倦了在大家族的生活,唯有深夜站在窗台上自言自语,将自己掩埋在夜色中,他才觉得安全。
  亚瑟急于见到菊,于是他作死地翻墙进了本田家的后花园。你问我他怎么翻过那么高的墙我也不知道,据说ARK蛮好用的,只不过要升级到iOS7……好吧扯远了。当亚瑟终于翻到后花园来,却只听得菊坐在窗台上低语道:
  "哦!亚瑟啊,亚瑟,你为什么偏偏是个柯克兰呀!否认你的父亲,抛弃你的姓名吧!或者你不抛弃你的姓名,只要你发誓你是爱我的,那我就再也不做本田家的人了!"
  亚瑟听得菊的低语,心里又惊又喜。天哪,菊真是太可爱了,他真像我的天使,像我的阳光呀!他正在纠结犹豫该继续听菊自言自语下去,还是现在就出声叫他,而菊此时又开口说话了:
  "亚瑟呀,只是因为你姓柯克兰,你就必须得是我的敌人。可若你不姓柯克兰,你依然是你自己。对你而言柯克兰这个姓氏到底意味着什么呢?它不是你的手,不是你的脚,也不是你的胳膊,你的脸,不是你这个人任何一部分!名字到底有什么意义呢?就算玫瑰不叫玫瑰,它依然芳香动人。亚瑟照样是个完美的人,即便他不叫亚瑟。亚瑟,抛弃你的名姓吧……放弃那对你来说并无所谓的名姓,你就可以得到整个我啊。我该拿什么来留住你呢,亚瑟?我给你瘦落的街道、绝望的落日、荒郊的月亮。我给你一个久久地望着孤月的人的悲哀。 我给你我设法保全的我自己的核心。我给你我的寂寞、我的黑暗、我心的饥渴;我试图用困惑、危险、失败来打动你。"
  亚瑟大喜,从树林中钻出来向菊所在的方向大叫道:"菊!我相信你说的话!我是爱着你的呀!"
  菊发现亚瑟后瞬间吓得脸色惨白,他急忙跳下窗台。"亚瑟先生,您怎么来了?您还是快回去吧,本田家的人若是看到您一定不会让您好过的……在下已经说了我们各自过各自的就好……"
  亚瑟顺着围墙爬到离菊近一点的窗边,他认真严肃地看着菊,一字一顿地说:"我知道你希望我们都平静地过!是的,都是这么大的人了,谁离开谁不能过呢?你能过,我也能过。但是让你离开我过,我难过。让你和别人过,我更难过。我知道你家人定了你和艾米莉的亲事,我但凡想到你要属于除我之外的人就……"他的脸色变得通红,"总之我……我愿意为你重新受洗,重新命名,再也不姓柯克兰了!"
  然后亚瑟提出要私奔携手共度红尘作伴策马奔腾轰轰烈烈潇潇洒洒你是风儿我是沙踏遍祖国大好河山跟随党的领导两人再苦再累都不怕了。
  然后他们就私奔携手共度红尘作伴策马奔腾轰轰烈烈潇潇洒洒你是风儿我是沙踏遍祖国大好河山跟随党的领导两人再苦再累都不怕了,哦耶,皆大欢喜皆大欢喜。

  什么你说这就完了?
  对啊这就完了HE多好不然留着过年BE吗?

评论
热度 ( 8 )

© Thanato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