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atos

APH菊厨英厨枢轴厨岛国领|博爱无节操无洁癖本命随便拆逆|攻控攻本命,爱他就要让他攻!
双部党,喻王党,楼台蔺苏常刷2333333
菊家战国史和幕末超喜欢啦可惜没什么同好……Koei好好好,信野大法好~信长公本命,战国三信心头好,刑部初恋。
无论在哪都是本命冷门的通吃博爱,吉三也许是唯一很洁癖的了……

铅笔

*9.11 APH朝菊版深夜六十分

*沿用《教室》设定

 大学三年以来,亚瑟的笔袋里一直有一支铅笔,从未换过。那是一支自动铅笔,已经用旧得褪了色,隐隐看得出蓝色的外壳。一起上课时的同学偶尔忘了带笔,找亚瑟借笔时,他必然神色认真地自己从笔袋里拿出一支笔递过去,不给别人拿出那支笔的机会。渐渐地,时常往来的几个同学也看得出亚瑟对这笔态度特殊。有一次和几位同学一起在公共活动室自习时,亚瑟演算了好久的习题,大脑像是烧到短路了,他放下书本拿起这支笔贴近脸颊,托腮沉思,眼神早就游离到了九霄云外。伊丽莎白笑着调侃道:"这支铅笔可是亚瑟的笔袋里最贵的一支笔了。"而一旁的诺拉则是一脸不解:"啊?这支笔吗?它很贵吗?"
  那是亚瑟还在中学的最后一年了。那时本田菊还坐在他前面。本田菊来自日本,英语一直是他的短板,却自有一种大和男儿特有的勤奋认真的特质。亚瑟是土生土长的英国人,中二期的叛逆持续时间略长了些,但因其天资聪颖且基础扎实,成绩一直还算优秀。他们两个是中学最后一年才成为同学的,两人都不是热衷于和别人往来的性格,更何况大家都忙于升学考试,与同学之间交流更少了,唯有和彼此能不冷不热地说上几句话。两人成绩都不错,自然诸如今天的作业明天的习题这类话题聊得最多。本田十分虚心好学,时常向亚瑟请教各种英语问题,亚瑟也都不厌其烦地一一解答。唯一令本田纠结的就是当他总是在为了英语语法而头痛的时候,英语作为母语的亚瑟总是会回答他说:"我不懂语法这鬼玩意,本来就是这么写的,念起来顺口。"
  第一学期期末考试之前,本田回过头来,借走了亚瑟的一支白色的自动铅笔。片刻后他再回过头来,手里多了一支淡蓝色外壳的自动铅笔,上面还印着WHSmith的商标。"在下有个任性的请求……不知道柯克兰同学愿不愿意把铅笔借给在下一用呢?这支是在下的铅笔,您拿去就好。"
  亚瑟并不在乎一支铅笔,他接过那支蓝色的铅笔。"这倒是没问题,不过本田你借我的铅笔干什么用?"
  本田似乎有些难以启齿,犹豫了一会儿才说,"那个呀,在下觉得明天用您的铅笔去考试,总有种会考得很好的预感呢。像是不愁有不认识的英语单词了一样。"
  亚瑟觉得这样的理由有点可笑,但不得不承认心理暗示是个好法子。"好吧,那你就拿去用吧,明天考试加油。"然而借出了铅笔以后他才突然反应过来,那他用本田的铅笔会不会考得比以往要差呢?不对,他学到的知识是自己的,他本来就功底扎实,不需要心理暗示。
  等亚瑟第二天拿着本田的铅笔上考上答卷时,只觉这铅笔用起来格外顺手。本田这支笔是0.5的铅芯,他平时用惯了0.7的,才发觉0.5似乎更合自己的书写习惯。考完试以后,他们两人似乎不约而同觉得对方的笔更好用一般,谁都没提换回来的事。这笔就这样一直用了下去,日子照常一天天过,本田依旧一直在努力奔向日本顶尖的私立大学,亚瑟也在物色着英国几所名牌院校。而这两支铅笔也一直被他们用到了毕业,甚至带上了升学考试的考场。
  直到毕业旅行结束,本田坐上了与亚瑟不同的回程的大巴,亚瑟再没见过他。他才反应过来,这支铅笔是本田唯一留给他的纪念物了,是本田菊这个未来注定与他毫无交集的人曾出现在他生命里唯一那么一点证明。
  亚瑟一直把这淡蓝色的铅笔带到了大学去用,不借给任何人。他读理科专业,需要演算画图的时候很多。这铅笔也渐渐经不住他频繁地使用,很快外壳就脱了色,后来掉了内置的橡皮,再后来弹簧也不那么灵敏了,最后笔壳都有点裂开来了。亚瑟怕这支铅笔坏掉,便不再使用它。而是买了一支新的,将那支放在笔袋里供起来,不让其他人拿去借了用。
  大学第三年期末,本学期的最后一堂课结束了。教室里的同学差不多都走光后,亚瑟才整理好了课本,准备回寝室赶essay。他还没有收拾好笔袋,就被刚刚一起上课的林晓梅叫住了。
  "亚瑟同学!"身着一袭粉色长裙的少女十万火急地跑过来,看她急匆匆的样子,连头顶的呆毛都跟着乱颤。"我急着要去填导师给的资料,可是笔袋忘在房间里了!找来找去大家都走光了,都没有认识的同学了,可不可以借一下你的铅笔呀?"她拿起了亚瑟放在桌上还没收走的那支蓝色铅笔询问道。
  若是搁在平时,亚瑟必然是不借的。然而偏偏林晓梅是和他同一中学的同学,而且以前和本田的关系不错,两人有时会在一起讨论同人本什么的。他居然就鬼使神差地答应借给她了,限期是明天一定要还给他。
  亚瑟本来想要求隔天就还的话是没什么关系的,结果第二天在自习室里看到一脸歉意的林晓梅来找他时,他才觉得他太乐观了。
  "对不起!亚瑟同学!真的很对不起!"粉衣服的少女双手合十地向他道歉,"昨天本来填完资料以后想快点去还给你的,结果跑得太急,在路上不小心摔着了,那支笔就摔坏了……"
  "什么?!"亚瑟一拍桌子起身,吓得面前的少女不知道说什么好,许是因为她平时和亚瑟并不熟,她并不觉得一个正常人会仅仅因为一支铅笔大动肝火。自习室里别的同学也看向了这边,只见亚瑟瞪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他极力遏制自己的怒火,一字一顿地问着眼前不知所措的少女:"那么、你、没把、摔坏的部分、捡回来吗?"
  "没有……真的很抱歉……"林晓梅似乎是意识到了这支铅笔的意义对于亚瑟来说非比寻常,心下后悔当初为什么不拿别的笔,"因为那支铅笔太旧,一摔就已经裂的太厉害了,所以……"
  "你……!"亚瑟怒不可遏地攥起拳头,几乎就要一拳打上去了。然而绅士秉持着不打女生的原则,况且这件事情他也有疏忽大意的地方。他几乎是颤抖着垂下了手,深吸了一口气,尽力使自己的声音恢复平静:"没事,反正这支铅笔太旧了……没事的。"他努力让自己露出一个友善得微笑,"抱歉,我不该为这点小事发脾气。"
  "你说什么呀,我才是真的很抱歉呢……"林晓梅依然十分愧疚难当,她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去WHSmith找了很久,终于买到一支和亚瑟原来那支看起来十分相似的蓝色0.5的自动铅笔,她把笔拿给了亚瑟,说:"真是对不起,亚瑟同学。你原来那支笔太久远了,现在根本找不到和那支一样的笔了,我就买了一支看起来比较像的给你。"
  "啊,真是谢谢了,你太费心了。"亚瑟收下了这支铅笔,他记起本田以前最喜欢用WHSmith牌子的0.5铅芯。既然没了那支铅笔,那用和本田一样的铅芯也行。从此以后,亚瑟一直只用特定的WHSmith的0.5铅芯。他对同学说:"我只有用这种铅芯才觉得我写得出字来。"
  等到学年末考试的时候,教授要求大家都用统一的2B铅笔。亚瑟却依然坚持带着0.5的自动铅笔去了考场。发考卷前例行检查的时候,教授看到亚瑟的铅笔,神色严厉地警告他:
  "柯克兰同学,我不是说了要带2B铅笔吗?你没听见我的通知吗?"
  "教授先生,我当然听见了。但是我不用WHSmith0.5铅芯的自动铅笔,我就觉得连字都写不出来。"亚瑟满不在乎。
  "哦柯克兰同学,放弃你那所谓的坚持吧。现在都是机器阅卷了,你不用2B铅笔答题的话,你的成绩根本就没法判。"教授说完问身边多带了铅笔的同学借了一支2B铅笔拿给亚瑟,将他的自动铅笔拿到讲台上,"你的自动铅笔我就先帮你保管了,考完以后你自己来拿吧。"
  亚瑟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连眼里都毫无波澜。开考的铃声响起,老师发下考卷,他拿起2B铅笔很快答完了试题,却不知道自己写了些什么。
  等到成绩发布的时候,教授拿着成绩优秀的试卷把亚瑟叫到办公室来谈心。"柯克兰同学,你看你的答卷不是照样答得很漂亮吗?就算不用0.5的自动铅笔,你依然能好好写字,最多让你写起来不那么习惯而已。以后记得不要违背考试规则。"
  然而教授不知道的是,亚瑟早就违背的太多了。

评论
热度 ( 3 )

© Thanato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