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atos

APH菊厨英厨枢轴厨岛国领|博爱无节操无洁癖本命随便拆逆|攻控攻本命,爱他就要让他攻!
双部党,喻王党,楼台蔺苏常刷2333333
菊家战国史和幕末超喜欢啦可惜没什么同好……Koei好好好,信野大法好~信长公本命,战国三信心头好,刑部初恋。
无论在哪都是本命冷门的通吃博爱,吉三也许是唯一很洁癖的了……

与你的偶遇

好久没写岛国了~闲着无聊随手写出来的又是不知所云的鬼东西😂😂😂

他看上去过的不错。本田菊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平时习惯在图书馆的另一侧找书,一般是不走到这一侧来的,今天偏偏走到这边来,而正好不偏不倚地再往回走的时候,他转了转头,目光便聚焦在了那个人的身上。亚瑟.柯克兰,许久不见的、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本田菊的目光,定格在了那一瞬间,看见亚瑟搭着旁边那个金色双马尾绿色眼睛的女生的肩的瞬间——是他的女朋友吧?看上去和他长得还真有夫妻相,偶尔也似乎有看见一个金发女生的身影出现在亚瑟的社交平台上,应该就是她了。本田菊的目光,就是定格在了这一瞬间,得知自己的猜想终于被验证的一瞬间。心中十分平静,没有任何波澜。反而意外安心了。猜想终于被验证,总好过一直在猜想。也或许那个女生只是他的朋友,也许朋友之间动作稍稍亲密点也不是不可以的呢?但无论是谁,跟他又有什么关系。
亚瑟今天穿的衣服蛮好看,是一件他没见过的灰色的衬衫。在两年前的时候,菊记得住亚瑟穿的每一件衣服。那时候亚瑟总是穿着笔挺的白衬衫,有一件尖领的,有一件立领的,还有一件牛津布的。下半身喜欢搭配米色或藏青色或黑色的西装裤,他时常在这几件衣服中来回换着穿。他每天都会洗衣服,隔天再换一套,到后来连菊都能预测到他明天应该要穿成什么样。直到那年的暑假前夕,跟他约出来喝咖啡的时候,菊看到亚瑟换上了一件浅蓝色的极具英国特色的格子衬衫,似乎是刻意打扮过了。他便暗暗地将这件衣服也划入了自己大脑中存储着亚瑟日常穿着的列表中。
那时的菊认定了亚瑟身上会发光,像他的金发一样温暖的光,这温暖的光引导着他,无论亚瑟身处何方都能一眼将他找出来。无论是在坐满了百人的大教室,还是人来人往的街道。他身上就像安了能准确搜寻到亚瑟的雷达一样。凭着这个雷达,他每天与亚瑟不断地“偶遇”。只是偶尔在亚瑟向他打招呼时,他会刻意装作看不见——因为目光交接让人感到害羞。“啊,我眼睛有点近视呢,抱歉。”虽然事后会找这样的理由和亚瑟解释,而每每与亚瑟擦肩而过后他又心下不甘,为什么不和他打招呼呢?那样就能和他说上几句话了。所以,当菊真正与亚瑟偶遇的时候,来不及躲开,便伸手笑着和他打招呼——然后发现自己原来能笑的这么开心。亚瑟就像春天一样,一如他绿色的眼睛,是春天森林气息。像钟,像春天,像黎明,像春日的黎明里穿透林间树叶的钟声。
“在这世上有,且仅有一个人,对你而言,他是完美的,而且仅对你而言是完美的。也就是说,任何一个人,都有其完美的对象,而且只有一个。”菊想或许亚瑟就像柏拉图说的那样,对他而言是唯一特殊的人。他坚信着他是个特殊的人,或许上天注定要让他们一次又一次地偶遇。好比他看得到亚瑟身周散发的微光,而别人似乎并不觉得亚瑟有什么特殊的,不过也是两只眼睛一张嘴的人类啊。
直到后来和亚瑟分开以后,菊突然觉得整个世界都找不到了亚瑟的踪影,他才发觉或许他和亚瑟并没有像他想象中的那样有那么多的偶遇机会。这么大的一个W学院,哪有那么多偶遇啊。一直到菊终于申请到了异国的更好的大学离开了W学院,期间都没再在学校里偶遇亚瑟。他想自己希望来到这里,或许因为是亚瑟的祖国,心中还是存一丝希望他能回到这里,能够于千千万万行人中与他相遇。而后来从别人口中得知亚瑟也申请到了更好的大学,去了与他相隔半个地球的地方,想来此后是更不可能偶遇他的了。
菊习惯了在这隐瞒自己的年龄,告诉别人他只是高中刚毕业升上来的大学新生,反正看到他的娃娃脸没人会怀疑这一点。若是人生能就此重新来过就好了,若是可以将在W学院度过的两年当作没发生过就好了。可是如果摒弃了与亚瑟的回忆,就太遗憾了。当知道亚瑟所在的学校可以开放给其他学生申请交换科研项目以后,菊再三思索,选择了申请。实际上有自己更中意的学校,甚至有自己的妹妹本田樱所在的学校——他一直希望有机会去看看樱。但对于自己一同长大的亲妹妹樱,菊是有信心的,不必把对她的感情寄托在一次又一次毫不确定的偶遇中。而对于亚瑟不是这样的,或许偶遇就是自己全部能遇见他的机会。菊盼望着自己也许能再在另一座异国他乡的校园中偶遇他,能再与他偶然碰面一次就好。
菊想象过无数次当他到了亚瑟所在的地方后与他重逢的场景,也许他在Sather Tower下的草地上读书,也许在学校门口和其他同学一起挂着“Beat Stanford”的横幅,也许走的更远一点,他在Golden Gate Bridge上散步也说不定。却未曾想到,在他去那里之前,亚瑟先来到了这里,自己遇见他居然是在自己学校的图书馆,Radcliffe Camera里。
重逢本身就是人生中极为神奇的时刻,若是加上偶遇则更为妙不可言,而若再身处异国他乡,或许可以去写小说了。
菊记得在W学院时关于亚瑟的一切。过去的菊喜欢坐在教室后排,然后静静看着前排的亚瑟的背影。等到后来两人熟络起来,他便习惯坐在亚瑟的后面,依然看着他的背影。而此时的菊,在图书馆偏过头看见亚瑟以后,马上转过头去以防亚瑟的目光与自己相对。他气定神闲地走过去,不知道亚瑟会不会已经看见了自己——不会的吧,他在和身边的女孩子一起看书吧。菊站到离得最近的一个书架后面,装作四处看风景,实际上透过层层叠叠的书的缝隙看着亚瑟,看着他的背影。此时他已经与那个女孩子分开了,也许刚刚看错了,也许亚瑟并没有搭着她的肩,也许他们看起来这么像说不定是亲人——但不管哪种,都与现在的自己没有关系。他看起来过得不错,这就可以了。就算那个女孩子确实是他的女朋友,菊也不觉得心中有任何震惊或悲哀,好歹此刻他是亲眼看见了亚瑟,亲眼看见他和一个关系很不错的女孩子在一块,而不是再从别人口中听到自己越来越不熟悉的他。
他此时应该在大洋的另一端,并不该出现在这里的,是来看自己的么?不可能吧,也根本没有和他取得任何联系。啊,是了,春天了,也许是放春假了吧,也许是和那个女孩子来旅游的吧——不可能的,如果不是这里的学生是不可能进入图书馆来的,那么他是交换生?或者早就是这里的学生了,只不过他一直不知道?
菊这才注意到这个书架上的书全是自己怎么也不可能会看的——金工啊,机械工程的专业课本什么的。这样万一亚瑟突然转过头来看见了他,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亚瑟解释。就说自己对最近对工科感兴趣,随便看看?不过……应该不会吧,自己想多了吧。菊看着亚瑟坐在桌前读书的背影心想,亚瑟离他太远了,何况中间还隔着这么厚的放了这么多书的挡住彼此视线的书架,他也只能从缝隙中看见亚瑟而已,亚瑟是不可能回过头来看见他的。
他看起来过的很好。这比他为什么此时会在这里要重要得多。自己的猜想终于得到了证实,总比一直处于猜想中好,不必再担心他了。亚瑟还和两年前在W学院时一样,能让菊一眼就找出来,即便身处异国他乡,即便在人数众多所有人埋头苦读的图书馆。
当菊回到自己的座位,看完书后已经天黑了。菊在离开图书馆前又一次走过了亚瑟刚才坐的座位,他和那个女孩子都已经离开了。菊曾经也和亚瑟一同坐在图书馆学习过,也就那么一次——一般亚瑟喜欢坐的座位与他不同,而那次是正好菊托亚瑟帮他带东西来图书馆,亚瑟便自己过来就坐在了菊身边的空位上。那个下午时间流逝的太快,偶尔自己看书累了后拿起手机会看到亚瑟发来的信息——“我猜你也看书看累了吧?”尽管就坐在他身边,却不好意思抬头看他的表情,于是就坐在他的旁边用手机回复道:“是啊,想听听音乐了。”而此时他的新手机里就连亚瑟的手机号也没有存过,亚瑟的号码还在他当初用的另一个旧手机里——一共也没和他发过几次短信,他们用MSN的时候更多,现在就连亚瑟是不是早就换了联系方式他也不清楚了。肯定是换了吧,毕竟去了其他国家,但他早就远离了亚瑟的生活,自然也不被他列在需要告知联系方式变动的范围内。
当菊走出图书馆来到St Mary Church后院的时候,他看见图书馆门口的玉兰花开的正好。最近天终于暖和起来了,春天来了,他换上了薄的衣服,又是当初每天和亚瑟在一块时穿的衣服了。又是一年花开季,又到了他与亚瑟相识的春日。菊才猛然想起,他才不是什么大学新生,他与亚瑟是同年级的,本该没多久就快要毕业了才是。菊惊叹时间流逝如此之快,他还没有好好过够大学的生活,就快要和这被风吹落的玉兰花一样离开了。
此时的菊突然觉得,或许人生当中的运气啊,命数啊,这类几率性的事,其实都是与人纯粹而强烈的意识有关。偶遇亦然,当他一心念着想要遇见亚瑟时,就在哪都能看见他的身影。而当与亚瑟分开后便在整个学校都遇不见他,实际上是他内心深处不敢遇见他的意识的直观反映。
就像此刻他在想着亚瑟的事情的时候,他还真的就在图书馆前的小路上又一次看见了亚瑟——像当年一样,一天能够遇见他好几次。亚瑟一个人站在路边,应该是没有看见他,正在低头看手机,或许是在刷Facebook吧,或许是在给那个女孩子发短信吧,或许是在从电话本里找朋友的电话吧。菊冒出了稍稍往前走一点的念头,好让亚瑟能够看见自己,这样就又和以前一样“偶遇”他了。但随即又选择了放弃,在这样一座多走几步路就出了中心城区的大学城里,要偶遇他并不是难事。等真的与他偶遇的时候吧,那时候一定不要躲开他的目光,要笑着跟他打招呼,一如往日。
亚瑟确实没有看见菊,转过身沿着Turl Street走远了。菊依然站在玉兰花树下看着他的背影,思索着过去的自己以如何愉快的心情不断与亚瑟偶遇,如何能看见亚瑟身周发出的如初日般耀眼的光芒。
晓看天色暮看云,行也思君,坐也思君。此刻的菊抬头看着被风吹落的玉兰花瓣,回忆着与亚瑟每次偶遇的瞬间,期盼着毕业不要来的太早,但愿花期长一些,春天走的再慢一点,好让他足以慢慢活过他怎么也活不够的春天,与亚瑟相识的春天,像亚瑟的眼睛一样的春天。
突然手机响起,打断了菊的思绪。菊低头拿出手机,只看见一个陌生号码给自己发来的短信:
“嗨,看你对面。”

评论 ( 2 )
热度 ( 17 )

© Thanatos | Powered by LOFTER